“这个助理检察官有点东西。”布尔博士凑到顾正身旁,“他看出来我们在排除那些原则性强的人,那些非黑即白的人,他也在排除容易同情我们这一方的人。”

    几个问题,菲利普排除掉了五名陪审团,然后又将询问权交给了顾正。

    顾正上去,又再次询问了同样的两个问题,因为距离他上次提问,陪审团已经换了八个人了,这一次他又排除了两名陪审团。

    “辩方律师,请抓紧一点时间,不要老是玩你们那些律师把戏,这些到场的陪审团候选人都是为了履行他们应有的义务,自愿放弃工作时间而来的,请不要继续浪费他们一个下午的时间!”

    这一次,顾正得到了来自法官的警告,距离是上午结束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双方一共才用掉了十一个名额,还有九个名额。

    “我们会抓紧时间的,法官大人。”

    面对巴特勒法官的警告,顾正也只能够低头,不卑不亢地说道。

    在法庭上,律师面对法官妥妥的是弱势群体。

    这个警告不仅是针对顾正的,也是针对菲利普的,他自然不敢像顾正这样子只问同样的问题,而是连着询问了好几个问题,消耗掉了三个名额,这才下去。

    现在,顾正还有四个名额,菲利普还有两个名额。

    筛选陪审团的斗争也来到了最激烈的时刻,名额不是必须要用完位置的,否则上来一个能够制霸陪审团其他人的反对方,那就好玩了。

    越到后面,双方对于陪审团的要求也就越宽,但询问的问题反而是越多了起来。

    “请问你是职业军人吗?”

    顾正一上场,就对一个身穿军装的男子询问道。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顾正很果断地排除了他,用掉了一个非常珍贵的名额。

    根据布尔博士的指示,最后一轮之中,顾正需要找出陪审团之中哪些人是思维敏捷的思考者,哪些人只会遵循着固有的规则。

    顾正发现现场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的问题,他这个问题很有可能成为这一次筛选中最后一个问题,但如果问的过于明显,那么菲利普肯定会选择来排除掉顾正选好的陪审团。

    看了菲利普一眼,顾正选择抛弃布尔博士提供的问题,选择了一个迷惑性更强的询问。

    “让我们来假设一个情景,你开车去商场,停车场满了,结果看到了路边有一个停车位,你熟知交通规则,知道这里是不可能被划停车位的,你会怎么办?”

    顾正开始一个一个地询问陪审团,观察着他们的表现。

    八号陪审团候选人:“我猜我应该会停下来吧,因为这是他们的错误,不是我的责任。”

    十二号陪审团候选人:“自然是停在这里了,找停车位实在是太麻烦了!”

    “法官大人,我方请求排除八号和十二号陪审团候选人。”

    说完,顾正回到了位置上,手中还留着最后一个排除的名额。

    经过的时候,菲利普有些疑惑地看着顾正,觉得他是不是傻了!

    八号和十二号属于那种愿意为便利而冒险的人,这个回答属于会同情比尔这一方的人,但顾正却选择了排除了他们。

    想到这里,菲利普站了起来,对着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我们愿意接受现有的陪审团。”

    顾正也不甘示弱地站起来:“法官大人,我们也愿意接受。”

    “咚!”

    巴特勒法官敲下了法槌,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这么看来,我们已经组成好了我们的陪审团了!”

    接下来,十二名陪审团成员以及三名陪审团候选人留下,剩下的十几名候选人则是在法警的引导之下,走出了法庭。

    筛选好了陪审团之后,巴特勒法官嘱咐了一下事务,然后公布了开庭陈诉的时间,就在明天早上。

    法官和陪审团离开之后,菲利普迎面走过来,看了一眼比尔,笑道:“很英俊的小伙子,很可惜你遇上了一个不识抬举的律师,估计得进最高警戒的监狱,带上十四五年的时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走出来。”

    顾正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两个人中间,淡淡地说道:“请不要纠缠我的客户,地区助理检察官先生!”

    菲利普眼中掠过了一阵精光,随后他开出了一个交易:“只要你的客户愿意认罪,我们可以将他弄进低防监狱,不用和杀人犯、强女干犯这些重罪罪犯待在一起,如何?”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坚信我的客户无罪。”

    “那么明天见喽。”菲利普也没有在意,路过比尔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只是我们的工作,不要太介意!”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越来越有老阴比的风范了!

    菲利普这一招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敲打心理防线较低的比尔,以此来逼迫顾正等人就范。

    说到底,律师是代表客户的意志,客户愿意妥协,他们只能说服,却不能够帮客户做决定。

    实际上呢,比尔只有十八岁,刚刚成年不过几个月,哪怕他是以一级谋杀罪被起诉的,也只有很小很小的概率被送进最高警戒的监狱。

    若早几个月,他们现在应该在青少年法庭,而不是法庭上。

    不过先机被菲利普占据了,顾正也只能够慢慢安慰比尔,希望他不要太害怕了。

    三人向外面走出去,布尔博士从耳朵之中摘下耳机,突然开口:“刚刚最后一个问题提的很不错,看似我们排除了容易同情我们的人,但却留下了我们最需要的思考者。”

    什么是思考者,在顾正的问题之中,是那些知道这里不可能划停车位,就选择直接离开的人。

    这些人看似遵守规则,但却是在思考之后,衡量出来的选择,并不是那些无脑遵守规则,非黑即白的人。

    这种人,是在被法官、菲利普排除之后,留给顾正等人最后的选择。

    因为他们愿意聆听,会去分析,而不是傻傻地等双方律师将分析结果,喂到他们嘴巴里面去。

    “虽然你的英语只有高中水平,但我认为你通过last应该不成问题。”

    显然,布尔博士已经管不好自己这张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灵气复苏时代的虎  给我差评  美女总裁爱上我  透视小房东  求生无门  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的小白脸  天才地师  极品都市神豪  天龙之现代豪侠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