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玄幻小说 头条婚约 第562章:夫妻同心
    盛嘉年一天太忙,即便这样坐着,依然睡着了。

    江兮看着身边的丈夫,眼眶数次泛红。

    她知道这件事跟他没关系,可对盛家的愤怒她无处宣泄,看见盛嘉年就想起他对盛家的偏袒,她不甘心。

    不想跟他吵,心里却总有团火在烧,看到他就是无名火。

    江兮早上是在被窝里醒来的,晚上什么时候睡着、又是什么时候被盛嘉年放进被子的,她一点都不知道。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八点多,盛嘉年早已经上班去了。

    江兮坐起来,后半夜睡得很沉,这会儿清醒下来头也只有一点不舒服。

    收拾好了就下楼,盛与熙沉沉睡过一晚后,今儿已经精神百倍的在客厅玩儿了,在学步车里一会儿撞东墙一会儿撞西墙,一会儿被卡进家具中出不来,然后就是他嗷嗷的叫唤声。

    江兮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见家里这样生机勃勃的热闹景象,郁结了一个晚上的心,瞬间就开了。

    她儿子没事,她儿子逢凶化吉,这就已经足够了。

    有些人,看清了,看透了,以后离远一点,不靠近就行了。

    忽然觉得自己太愚蠢,大家都用伪善的面容来对她,她却用自己真实面貌对人,所有人都会觉得她脾气冲,不好相处。

    人啊,要学会成长,以后,再不能像昨天那样,什么话都说出来。

    心里太恨,表面也得笑,不能再让人看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

    硬碰硬,哪里有什么好处?以后只怕是会有更多的矛盾。学会迂回,更大家处好了,自己儿子才能安稳长大,也不用因她这个母亲脾气暴躁而被人孤立。

    想通这一切,江兮忽然心情就好了,什么都想通了。

    “妈。”江兮下楼时喊了声,“还有早餐吗?没有的话我自己弄一点吧。”

    “我去吧,早上蒸了包子,嘉年吃了一个,可能口味不合适,看他没再动筷子,就给他重新煮了碗粉,你是吃粉还是吃包子?”江母问。

    江母这包子是自己亲手包的,里面包的是玉米、马蹄和牛肉馅,应该是没有味儿的,但盛嘉年好像不太喜欢。

    “吃包子吧,不吃了又得扔,多浪费。”江兮道。

    她喜欢马蹄做馅儿的,包子饺子内馅儿有马蹄都会更爽口一点,不爱葱姜蒜,但江母会想办法让她吃一点,吃一点对身体好。

    家里江兮和盛嘉年都不吃有一点味儿的食物,甚至于洋葱、蒜薹、韭黄都是禁止的食物,不过西餐中,洋葱是极其常见的配菜。

    江母比较有办法的是,有这些食物中,她会综合一些吃了没味儿的一起弄,味儿不大,口腔不难受就能被接受。

    江母热了早餐给江兮,随后就把盛与熙抱起来,戳了果泥喂给盛与熙吃,一边问昨天的情况。

    “他没说?”江兮问。

    江母道:“嘉年什么样的性格你又不知道,他怎么会说这些事?还不是简单宽慰我没什么事,就是你累了要休息,有事隔天再说,不就这样?”

    江兮笑笑,反问:“爸他们去店里了?”

    “去了,一大早就去了,也真是难得一家人都那么齐心协力,往店里跑。”

    江母低低出声:“爱去就去吧,我刚好在家里休息休息。”

    “你不去你放心吗?”江兮笑问。

    “我能不放心?去是在不想看到那些闲人。”江母低声道。

    “嗯,看来这些天二叔二婶每天都去打卡啊,风雨无阻。”江兮挑眉,这主意不是奶奶出的,还能是谁?

    “让他们去,不见多看。”江母一脸不耐烦。

    江家人都什么德行,她还不清楚?

    江兮说:“上回,他们过来过,大概以为我不回来,却刚巧被我撞见了。我就说了,让他们别在咱们家住着,一大家子人,都健健康康的,难道还想指望我们一直接济吗?不去找事情做养活妻儿,还等着我们给钱啊?”

    江兮冷冷出声,话落,又看了眼江母,但差不多也知道江母的意思。

    江母说:“你当着你二叔面说的?”

    “嗯,说了,当着面说的。”江兮低低出声:“谁让他们来了,那我就直接说了呗。”

    这段时间江福临就一直在家里住着,江兮虽然不至于把孩子赶走,但就这么默认的让孩子在这里长住,那算什么?就默默的承认这个事儿,也不用跟盛嘉年说一句?不用在乎他的看法?

    因为在的是个孩子,所以这事情不好说。

    江母一时间没说话,一直在刮果泥给盛与熙吃,盛与熙吃了几口就开始躲,不想吃了。

    江母放下苹果和勺子,看着江兮。

    “你二叔其实人不错,都是你二婶作的,你二叔常年在外面打工赚钱,他哪里知道家里是什么情况?逢年过节,你二叔回来的时候,不也记着我们家了?有几年过年,记得不?他家孩子都没有的新棉衣,给你了,还让你不要说出去,说是我给买的。你二叔啊,心挺好,有些事,不关他。”

    “那些小恩小惠,或许是有,但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记得的是,我上学,家里拿不出学费,找二婶借,二婶关门不应声。你等二叔回来,以为二叔会给拿,结果没有,把我们俩痛骂了一顿,妈,当时那个情况我一辈子都记得。二叔说,女孩子念什么书啊,念个初中就够了,还上什么高中,上那么多年都白搭,还让你别把钱浪费在我身上,找医生给爸多开几副好的药。”

    江兮深吸气,随后又说:“我上高二那年,没找他们借钱,他们却想方设法给我介绍人,让人来家里说亲,什么死了老婆的、瘸了腿的、光棍二三十年的,呵呵,我真是谢谢他们啊。”

    在江家,她是不是成了江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啊?

    “妈,我们已经离开那个鬼地方,我多么想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们,可他们竟然阴魂不散又跟来云都了,还异想天开想要我们接济他们,脸可真大呀。”江兮轻哼。

    江母轻声感慨:“都是妈没用,才让你小时候过得不够好,不开心。”

    “跟你没有关系。”江兮立马否认。

    这些别人加载她身上的痛苦,没必要让母亲来承担。

    “你那时候还不是受爷爷奶奶的排挤、二婶的刁难,本来一个人支撑一个家、照顾丈夫孩子就已经很不容易,还跟夫家人相处不好,处处受苦。妈,您在我心里是真的很了不起,真的很厉害。”

    至少,江兮无法想象,如果盛嘉年有个什么不好,让她一个人十年如一日的照顾患病丈夫和年幼的孩子,还有家里老人,撑起一个家,她应该会崩溃。

    可她的母亲,这个没什么文化,心底淳朴的女人做到了。

    江母眼眶有些热,当即笑说:“说那些做什么?都过去了,现在我们日子好了,也不能忘本啊。到底、那是你爸爸的家人。我们是可以不理会,当做不认识。曾经他们怎么对我们,我们也怎么奚落他们。可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父亲的感受?”

    “我只是觉得人家怎么对我们,我们就怎么对人家。”江兮轻哼。

    江母摇头:“当初你二婶为难我们是事实,但在你二叔在家的时候,她也收敛了。所以,我们也得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不能太过分。”

    江兮不说话,埋头吃。

    心里一有事儿,这嘴上就控制不了,等她恍然回神的时候,竟然发现第三个包子都吃完了,一碗豆浆也喝下了肚。

    “不吃了不吃了,吃多了,这太撑了。还要喝蛋*、吃那些维生素,我这怎么吃得下去。妈,你看我吃多了,也不提醒我一句。”

    “我说什么?难道早餐还不让你吃饱?”江母出声。

    江兮叹气,这一不小心就吃超。

    “妈,二叔二婶他们天天往店里跑,他们什么意思?”江兮问。

    江母看了她眼:“还用问?不就是想帮忙想要工钱?你说要他们赶紧搬出去,怕是去献殷勤的,不想搬吧。”

    大概是听到江爷爷、江奶奶说了几句,江母不理会,就假装不知道。

    人来了,她不赶,要干活就干吧,反正她什么也不说。

    江兮心头不痛快:“以前那么对我们,妈,我们要以德报怨?”

    “你小时候我打你、骂你还少了啊?”江母问:“可你现在一样释怀了,兮兮啊,你是没把他们当成一家人,所以你才会轻易说出让他们搬出去,别占着咱家的房子。你我,严格说来都不是江家的人,可能他们也没把我们当成真正的一家人。可是,你爸爸不一样,那是他亲生父母、那是他亲弟弟,你二叔家的孩子,是他亲侄子。他能够像我们这样说不理,就不理吗?你可以做到,但我做不到,我不能看着你爸爸为难。”

    江母说的真心话,她也不甘心啊,也想趁机为难一下老二媳妇。

    可丈夫还活着呢,她能不顾丈夫的感受那样做吗?

    老二媳妇就是个心胸狭隘的人,过去在老二在的时候,老二媳妇还有所收敛,表面对她们家亲热得很。她不能不顾丈夫的面子,女人一旦结婚,这辈子就跟这个男人绑在一起了。

    别人对她不义,她做不到对别人不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最强天帝系统  逐天大帝  神宠哈士奇  我把世界玩坏了  至尊刀道  修真电饭锅  凌天至尊  最强天庭主宰  至尊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