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玄幻小说 头条婚约 第611章:粉身碎骨也不怕
    盛金雨不再说话,这毕竟是在医院,人多嘴杂,谁知道他们的谈话会不会被人听了去。

    她朝门外看了看,随手深呼吸,低声道:“老公,盛玉琪投江的事儿,本就跟我们没关系,你别乱想了好吗?”

    蒋晓晖道:“这件事,我该提醒你,要忘记,彻彻底底忘记。”

    “我知道,不用你叮嘱。”盛金雨低声道。

    蒋晓晖闭上眼,有种一口气喘不上来的疲惫感。

    盛金雨看着蒋晓晖,心疼的说:“你累了就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盛金雨走出病房,在走廊上站了会儿,压了压自己心里的情绪。

    盛玉琪真的没了,盛金雨首先是高兴,兴奋。

    但现在慢慢安静下来,还是有些难过。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算因为爱情两个人有了间隙,可撇开爱上同一个男人,她们还有深厚的姐妹情。

    盛金雨深深提了口气,在走廊站了好大会儿,才想起来要给蒋晓晖买点吃的,当即又转身进了病房。

    在盛金雨转身的同时,盛江来到了,刚好看到盛金雨的身影。

    他大步上前,喊了声:“金雨。”

    盛金雨没有听见,直接进了病房。

    蒋晓晖闭目躺着,神情疲惫无力,盛金雨站在病床前看了会儿,心里很内疚。他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才受这样的苦。

    盛金雨提了口气,随后出声:“老公,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好大会儿蒋晓晖才睁开眼,虚合的眼神看向盛金雨。

    “什么都不想吃。”

    “你不饿吗?”盛金雨坐在病床边,并不想离开他:“老公,吃一点东西好吗?你想想,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好吗?”

    “随便……喝点粥吧,清淡一点的。”蒋晓晖低声道。

    “那我让附近的餐厅给你熬一点补血的汤,再去买一些补血的药,好吗?”盛金雨低声道。

    蒋晓晖叫住她:“小雨,不用买药,医生已经开了不少,买一点吃的就行。”

    “那……我给你熬一点汤?今晚我回去,晚上就给你炖上,熬好明天带过来。今晚就先将就一下,我去附近餐厅买一点清淡的,行吗老公?”盛金雨温柔的问。

    蒋晓晖微微睁开眼,随后又闭上眼。

    “别太累了,别走太远,晚上你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安全。一定要注意安全。”蒋晓晖轻声叮嘱。

    盛金雨起身:“行了老公,你都已经成这样了,你还来担心我,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蒋晓晖虚合着眼,看着盛金雨离开后又闭上。

    盛金雨脸上带着微笑走出病房,带上门的瞬间脸上笑容凝固。

    “……哥?”

    盛江来脸色黑如锅底,用陌生的眼光看着盛金雨,看了很久,随后上前一步,一把抓着盛金雨大步离开。

    盛金雨被盛江来拽出医院,两人站在空旷的医院大门外的广场上对峙。

    盛江来怒问:“你叫蒋晓晖叫什么?嗯?盛金雨,你还有没有点廉耻心,他是什么人,他是谁,还用别人来提醒你吗?你是不是疯了?”

    盛金雨紧咬唇,埋头看着地面。

    被她哥发现,她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没来由的觉得轻松。

    因为她很清楚,她大哥现在生气归生气,最后一定会帮她。

    等于现在她又多了个帮手,还是在家里说得上话的帮手,所以盛金雨一点不慌。正想找个机会让她大哥知道呢,今天这机会倒是非常不错。

    “蒋晓晖是你姐姐的丈夫!你那么恨嫁吗?你那么想要嫁人你告诉大哥一声,大哥帮你安排,你说一句,妈会不管?你至于去觊觎有妇之夫?何况那还是你的姐夫!盛金雨,你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事儿传出去,盛家要不要脸了?”盛江来怒声质问。

    盛金雨埋头,久久不语。

    “说话啊!你平时不很能说,很能狡辩?”盛江来怒喝。

    盛金雨缩了下脖子,退后一步,小声道:“大哥,你既然担心盛家的颜面,那你还这么大声的站在这里训我,你是担心没人听见吧?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喇叭啊?”

    盛江来一听,捏了拳头上前,眼神瞬间吓人无比。

    盛金雨立马连连后退,手捂着嘴:“玩笑,纯粹开玩笑,你别生气啊。”

    盛江来恨铁不成钢的气道:“我、我怎么有个你这样没皮没脸的妹妹啊?啊?家里是缺了你什么,你要这样作践自己?人家是有妇之夫,他那是你姐夫啊!天底下的男人少了吗?你要什么样的大哥给你找不到?你非要自己作践自己,稀罕那么一个玩意儿?”

    蒋晓晖有什么好?且不说工作上开始拔尖压他一头,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们一个一个陷入蒋晓晖的圈套?

    那就是个别有居心的玩意儿!

    “大哥!你别那么说他好吗?他要是不好,我能爱上他?我能为他赴汤蹈火,能为他不顾一切?”盛金雨怒问。

    “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你不要太单纯,他是有目的接近你。他既然是怀揣目的,在你面前能不表现极好?就算只有三分好,他做戏也能做成十分。你呀你,真是笨!”

    盛金雨怒了,“他不是你说的那样,大哥,你不要因为晓晖在工作能力上压过你,就你这么贬低他,请你对他客观公平一点好吗?”

    盛江来脸色一黑:“我贬低他?盛金雨,你用你脑子好好想想,他要真没坏心,他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你们俩都是什么身份,他不知道?他要真没点儿坏心,跟你之间就该保持距离。他不知道自己盛玉琪的丈夫,你盛金雨的姐夫!”

    盛金雨双臂环胸,抬了下巴跟盛江来对视。

    她眼神就跟这天气一样,冷冽,无惧。那衣服无所畏惧的眼神,就摆明了就这样了,怎么着了?

    盛江来气得肝疼,“小雨啊,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愚蠢?你以为你能跟他有结果?”

    “我以前没觉得有结果,所以我都不打算这辈子结婚了了。可是现在,盛玉琪不是死了嘛,这不刚好给我挪位置了,我谢谢她。”盛金雨一脸傲然,无所畏惧。

    寒风在夜风中肆无忌惮的刮,冷刀子似地在脸上一刀一刀的割。

    “小雨,你是不是太傻了?家里没有给你爱吗?为什么要这样作贱自己?”

    “我没有作践自己,大哥!”盛金雨大声反驳。

    盛江来倒提一口气,给气得不轻。

    “就因为一个男人,一个那样的男人,嗯?”盛江来指着医院方向:“就为了那样一个男人,你要把自己踩进尘埃里吗?蒋晓晖那样的凤凰男,一抓一大把,你要喜欢听话的,大哥给你找!你犯不着去抢你姐姐的丈夫!盛家要脸,爸妈要脸,你大哥也要脸!”

    “我谁都不要,我就要他!”

    盛金雨大声而出,随后上前一步,抬眼望着盛江来。

    “大哥,我就是不想再管别人,我只想要抓住自己的爱情和幸福。”

    盛金雨提了口气,随后深呼吸,语气软了不少,桀骜态度也弱了。

    “大哥,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吗?道理我比你懂的不少,每个方面我都想过了,什么我都想过了,你以为我没有为要分开做过努力吗?我努力过了,可是我做不到!离开他,我会生不如死。”

    盛金雨最后一句带着哭腔痛诉,瞬间拉开手腕,已经结痂愈合的疤痕露出。

    虽然伤痕已经愈合,但不难看出曾经遭受过什么。

    盛江来眼神一痛:“金雨!你何必……”

    “我想过离开他,可离开他,我自己痛得无法控制,我只有让自己身体更痛,才能稍微控制一下。大哥,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他分开的。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只要跟他在一起,不管是光明正大,还是暗地里偷偷摸摸,只要他是我的,他心里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盛金雨低声坦白,把语气放在最软,带着哭腔对盛江来剖白示弱。

    盛江来深吸一口气,这样有悖伦理的事,他怎么可以答应?

    “金雨,一个面对妻子嘘寒问暖,转身却可以跟另一个女人谈情说爱的男人,你认为这样的男人了可靠吗?值得吗?”盛江来问。

    “大哥,我都知道,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盛玉琪死了,他也很难过。但是没关系,我会陪他走出来的。以后,他终于不用再对盛玉琪背负愧疚,以后他和我终于可以过两个人的生活了。大哥,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我能有机会跟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生活,甚至还会生养一个孩子。我从来没想过,因为我是后来者,我是琪姐后面的人,我不该觊觎她的丈夫,所以我要为此付出代价,代价就是不能得到亲人的祝福,我和他的感情不能光明正大……”

    盛金雨哽咽着,随后一把擦去脸上的眼泪,“大哥,我以前是真做好了要单身一辈子的准备。因为他放不下盛家,放不下现在的生活。我也知道他是个多情的人,又盛玉琪在,即便他们之间没有多余的感情,他作为她的丈夫,他也放不下对盛玉琪的这人。他就睡这样的男人,我太了解他了。所以,我也没办法说服他跟我远走高飞。”

    盛金雨步步走近盛江来,泪光闪闪。

    “大哥,你知道我有多羡慕温丽姗的洒脱吗?她就能够为爱远走,即便未婚夫是四叔,她也毫不在意,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不管你是谁,她只愿意为爱赴汤蹈火。我想做一个那样洒脱敢爱敢恨的女子,我也想为所爱的男人牺牲……”

    “小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傻?”盛江来低声质问。

    盛金雨点点头:“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啊?我可是堂堂盛家的大小姐,我要什么样的男人我找不到?可是,你以为我没有试过跟别人约会吗?没用的,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爱他。”

    “小雨,我看你是魔怔了!”盛江来怒道。

    盛金雨点点头:“随便你怎么说,我承认,我都承认。大哥,没有他,我太痛苦了,我不想再失去他。我不想再生不如死的活着,现在是个机会。”

    “小雨,大哥是为你不值,他不值得你为他付出这一切,他不值得你做这些事情,更不值得获得你这样执着的感情。他配吗?他一点都不配!”盛江来愤怒出声,“他蒋晓晖算什么东西,哪里配得到你的感情?再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已经被他完全掌控了!小雨,你跟他的感情,是完全不对等的你还不明白?”

    盛金雨拉着脸,一脸固执。

    “我不管,我就是爱他!”

    话落,盛金雨看着盛江来,“大哥,你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吧?你没有爱过吧?”

    “金雨,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而是说你的事!”盛江来低声道:“你不要因为家里对你的纵容,你就可以胡作非为!”

    “我哪有胡作非为?我只是遵循奶奶的话,盛家的小姐,不需要嫁高门,只需要选如意的,盛家今天,不需要用联姻来锦上添花。大哥,我选择我所爱,有什么错?爱情有什么错?”

    盛江来大怒:“爱情没错,但你选择的人错了!这个世界没有一点道德约束、没有是非观,岂不是乱套?只要喜欢就可以争取,多少家庭会被乱套?世界上那么多好男人你不要,你非要选择一个那么不入流的玩意儿,你是在贬低你自己!”

    “我就是爱了,我有什么办法?你以为我不想结束这种痛苦?我比任何人都想结束,我甚至用结束自己生命这样极端的方式,来斩断跟他之间的关系,可我依然做不到!如果没有他,我真宁愿去死。”

    盛金雨走近盛江来,抓着盛江来的衣服,泪眼朦胧。

    “哥,今天盛玉琪没了,你乍听之下,会心痛吗?”

    盛江来皱眉,“都是一家兄弟姊妹,自然心痛。”

    “盛玉琪走了,你会心痛,那我没了呢?”盛金雨轻声问。

    盛江来眼神一痛,忍不住长提一口气:“你胡说八道什么?别胡闹!生命是拿来开玩笑的事吗?你以为你有几条命?”

    盛金雨摇头:“哥,没有晓晖,我真的活不下去,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很多次了。你以为我不痛苦吗?我比谁都痛苦。我明明、明明知道他回盛家,就是跟那个女人同床共枕,我就算打落牙齿和血吞,我也忍下了。每一次他回家,我就辗转反侧睁着眼睛到天亮,我一分一秒的煎熬着,我自己都快要被自己逼疯了……可是,大哥,我做不到分开,做不到离开他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最强天帝系统  逐天大帝  神宠哈士奇  我把世界玩坏了  至尊刀道  修真电饭锅  凌天至尊  最强天庭主宰  至尊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