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玄幻小说 头条婚约 第620章:以理相迎,以牙还牙
    “是。”江兮点头应着。

    阿香兀自接着说:“昨天发生的事儿,老夫人一晚上没睡好,你看她精神憔悴的,我昨儿跟二太那边说了,暂时先别给大院这边递消息过来,免得老夫人受不住。”

    江兮问:“玉琪的事儿,是二嫂告诉婆婆的?”

    其实江兮也不同意让老太太知道这个事情,老人家听了,哪里受得住这打击啊?

    “那边电话过来说的,刚巧老夫人就在边上。唉……玉琪小姐还不到三十岁啊。”阿香低声感慨,“那么年轻,就这么没了,后半辈子还长呢,怎么就那么想不通……”

    江兮并不想打听这些,但都说道这个事情上,她又忍不住多问一句。

    “那、香妈,你知不知道玉琪是为什么想不开?我觉得,就算孩子没了,这个事情也不会让玉琪就去寻死,是不是?”

    “这就不知道了,玉琪小姐,人是很单纯的。”阿香叹气。

    江兮点点头:“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看到。这确实是件需要时间来抚平伤痛的事情。这段时间,大家都努力淡化这件事带来的悲伤吧。”

    香妈轻声叹气:“是啊,这个事儿,二太不知道怎么扛过,朝夕相处的女儿,一念之间就没了,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事。”

    “玉琪小姐也是冲动,说跳就跳了下去,她也没想想这一跳,她父母姐妹怎么办?还有个对她一往情深的丈夫呢。昨晚那边打来电话说,蒋姑爷割腕自杀,被发现得及时才抢救回来,因失血过多,还调了血库的血给输血呢。”阿香低声说着。

    大抵也是太压抑了,这些话能跟谁说?

    只能找着机会说出来,心里好受一些。

    江兮有些惊讶:“蒋晓晖割腕自杀?为什么?”

    没想通,蒋晓晖割什么腕啊?完全没必要。与盛金雨就能够双宿双飞了,殉情演得就过了吧?

    阿香点点头:“可不是?蒋姑爷对玉琪小姐,可真是一心一意了,她就这么走了,可怜了蒋姑爷啊。那么痴情的男人,老婆没了,这后半辈子可怎么活?”

    江兮忍不住道:“男人这种生物啊,说不准,没准,以大家都难以想象的速度就恢复了。以后,他照样娶妻生子。而死去的亡妻,仅仅也只作为一点老旧的记忆存在。等时间越来越久以后,曾经的这一切,可能比梦还不真实。”

    阿香听得瞠目结舌,很想问少夫人是不是对她刚说的话有什么误会啊?

    很明显听得出,江兮不是在夸蒋晓晖,而是……委婉的贬损?

    江兮停顿片刻后,从阿香笑了笑,说:“差不多就这样了,我们下楼去吧。”

    二人先后下楼,老太太正扶着盛与熙走路呢,小家伙摇摇晃晃的哪儿都想伸手去够,可惜小短腿儿太不给力,只能咿咿呀呀的伸手,阿香赶忙上前帮忙,蹲在一老一少面前,逗着盛与熙。

    江兮在一边看着,嘴角划出笑意。

    她把在外面用过的奶瓶拿去清洗,盛与熙现在是喝母乳加配方奶,医生说喝母乳同时,也可以喝一点针对性的奶粉,没有关系。所以盛与熙从四个月开始,就母乳和奶粉交叉着喝,确实身体挺好,没怎么感冒过,挺健康的就过来了。

    下午不到下班时间,盛嘉年就已经到了大院,进门时脸色不是很好看。

    以往在麓山别墅里的欢声笑语,今天如复制一般,搬来了盛家大院。所以进门时,还是熟悉的配方,这感觉令他微微一怔,暗沉的脸色稍稍缓和。

    他换了鞋进屋,到了大厅大家才发现他回来了。

    “盛嘉年,你这么早就下班了?”江兮忽然说。

    老太太那边坐在地上呢,就为了方便盛与熙,这楼下大厅里一侧收拾得特别赶紧,全都铺上了泡沫软垫,用儿童围栏圈出了一块比楼上二人卧室大两三倍的儿童游乐天地。

    此刻大家都在里头坐着,就围着那臭小子转悠。

    江兮那话一出,老太太和两阿姨都抬眼了,意外的看过来。

    “嘉年,就下班了啊?”老太太脸上是藏都藏不住的笑。

    阿香和春桂赶紧从里头起身,去厨房忙活去了。

    老太太之前把厨房阿香给退了,原因是自己一孤老婆子,已经两阿姨跟着照顾了,厨房还专门配一个,太不合适。再说,家里大多时候是没人,就老太太一个人吃饭,厨房配个阿姨,哪里合适?

    想着就算是每个月的聚餐,也可以从大房那边调厨子过来,这是多简单的事。

    退了阿姨,身边春桂和阿香,老太太挺满意的。

    所以现在照顾老太太的两阿姨弄吃的,一下午都耗在跟盛与熙玩儿上了,大家都忘了时间。

    看了眼时间,好在现在不算特别晚,临时做饭是来得及的。

    江兮朝盛嘉年招手:“你快过来,你儿子能颤颤巍巍走两步了,他能自己抓着这小木栏站起来了,多厉害,是不是?”

    盛嘉年一句话在嘴边挂着,愣是没有问出来。

    “准备把屋子折腾成这样了?要是有人来,这像什么样子?”盛嘉年问。

    江兮撑眉,“怎么,不行啊?你儿子喜欢,你看他在这里头欢腾得,多开心。”

    老太太道:“难得孩子喜欢,你就别说这些话了。”

    江兮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盛嘉年道:“去了殡仪馆一趟,然后就直接回家了。”

    “你是去麓山别墅那了?”江兮问。

    盛嘉年听她一问,脸色瞬间又沉了下去:“你……你为什么没有提前跟我说一声,要搬来大院住一阵?”

    江兮余光看了眼老太太,随后笑对盛嘉年:“我昨晚说了呀,你不是不同意?你不同意就算了呗,我带盛与熙过来,你愿意住那边,你就住那边就好,我又不会强求你。”

    “江兮……”

    盛嘉年心头压着一股子气,但老母亲和幼儿都在,他自然不会在这里质问。

    “嗯?”江兮一脸无害的抬眼,就那么直勾勾的望着他:“什么?”

    她站起身,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呢,我妈跟你说,我和儿子来这边了吗?”

    盛嘉年低声道:“家里没人,给妈打了电话,她和奶奶搬去前面屋子了。江兮,你是要造反是不是?”

    “哪儿敢呀?”江兮笑盈盈的走出盛与熙乐园,靠近盛嘉年,推着他上楼:“有什么话,我们回房间说,给我点面子啊。”

    盛嘉年淡淡看了她眼,眼里无奈尽显,却又是无法言说的纵容。

    “我看你是想气死我。”

    盛嘉年沉声而出,将她带上楼。

    二人进了房间,江兮把们关上,“有什么话,我们关门悄悄说,至于在你妈面前就那么不给面子的质问吗?你不知道我在你们家的地位,都是你给的吗?你都不尊重我,那你让你家里人还怎么对我好?”

    盛嘉年此刻是想掐死她啊,但她一副还不知道哪里做错的样子,真令人恼火。

    “你昨晚只是询问我的意见,你有说要搬来这边住吗?今天想着早点回去陪陪你和盛与熙,你倒好,真是给了我个大惊喜,家里一个人都不在,空空荡荡的,我几乎以为踏错了时空!”

    踏错了时空,江兮忍不住的好笑。

    “哪有那么夸张?我们都搬走了,那爸妈和爷爷奶奶当然不好意思一直霸占着你的别墅不走啊?他们住前面新房子去了。”

    盛嘉年看着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么大的决定,我不该知道?”

    “我已经说过了好吗?你自己不同意,那你不同意我就不管你了,我只用安排我和儿子还有我的家人就好了。本来都是最先跟你商量的,是你自己不愿意啊。”

    “我不愿意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为你好?”盛嘉年怒问。

    江兮点头:“我知道,我也接受你为我的好。但我也成年人,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就想回来,我觉得你不应该撇开盛家在外面生活,我不想成为你不回盛家不问盛家的借口。你可以为我着想,而为我决定所有事情,那我也可以为你着想啊。我认为我们搬来盛家大院,是好事。至少让婆婆身边有人,她不再孤苦孤独。我不仅是为你好,还为你母亲考虑了呢,你是不是首先应该感谢我啊?”

    盛嘉年面色添怒:“这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江兮瞪他:“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兮宝!”

    盛嘉年眼神发黑;“我不想跟你扯这些没有的,你用信任来报复我之前的行为,是不是太儿戏了?”

    “我……”

    江兮下意识反驳,停顿一秒才反应过来盛嘉年说了什么。

    “诶诶诶,盛先生,盛老板,我请你客观一点啊,我怎么就成报复你了?我哪里是报复?我明明是为你好,我只是想你也应该尽一点作为儿子的责任了吧?”

    “尽孝该怎么尽,我自己心里有数,用得着你来多管闲事?”盛嘉年反问。

    这话……

    江兮忽然间沉默,直直望着盛嘉年,慢慢的泪光闪闪。

    她哽咽了声,随后问:“瞧,话赶话,终于把你心里想的说出来了,是吧?你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你的家人。我只是你老婆,你盛嘉年的老婆,不是盛家的人。对你来说,我还没有踏进盛家的门,也不配踏进你们盛家的门是不是?”

    盛嘉年一听,这瞬间头都大了。

    “又胡说什么?我没把你当一家人,我至于处处为你着想?我至于处处想着你、处处担心惹你心情不好?我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给你一个赶紧纯粹的生活环境?”

    “那你何不如把我灌进无菌实验室?!”江兮大怒而出。

    盛嘉年脸色也黑了,他一片心意,她怎么就不能明白?

    “兮兮,你就非要这么跟我抬杠?”盛嘉年怒问。

    江兮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你问过我,你这么做我愿意吗?我开心吗?我不愿意。我就不是温室的花朵!我想要接触人,我想要一个家的样子,而不是嫁给你,就是跟你一个人过家家。我理想中的生活,家里有老人、有小孩。我不愿意因为我,甚至你连问都没问过我,就在外面住。我愿意尝试跟你最亲的人生活,我愿意与你最亲的亲人做朋友、与他们和谐相处啊,为什么你要剥夺我的意愿呢?”

    盛嘉年忽然问:“我为了你好,把一切外界的纷扰挡在外面不干扰你,是我做错了?”

    江兮欲言又止,随后咬唇,轻笑了声。

    “你经常为我做决定,问都不问一声,提都没提一句就做了决定。昨晚我分明有跟你提过,今天按照我的意愿行事,你却这么大反应。我就问问你,不被告知,最后只能接受结果的感受如何?滋味好受吗?”

    江兮抬眼,冷冷看着盛嘉年。

    “我,还是在提前与你沟通过的情况下,才行动的。你呢?多少事情你提都没提一句,就做了决定,最后,只是让我措手不及的接受结果。你现在的难受,愤怒,仅仅不到我承受的二分之一。你不是情绪能够管理很好吗?那你怎么现在也怒了呢?”

    盛嘉年那么样的高大个子,强壮厚实的身躯,直愣愣站在给她面前,头一回被一个小女子说得无言可对。理直气壮的他,却犹如蝉翼般单薄不堪一击。

    江兮一通说完,坐地上一边生气。

    情绪实在太激动,血气上头之后,就有种缺氧的错觉,她需要冷静冷静。

    也不知道刚才两个人吵架,有没有被楼下人听见。要是听见了,那可就尴尬了。那她在婆家,名声也难捡起来了。

    盛嘉年坐在江兮的另一边,大沉着气息,怒气从鼻端喷出。

    但好一会儿过后,盛嘉年怒气消散结束后,开始站在江兮的角度去理解她。

    她这么做,当然是为了他。

    但盛嘉年坚持的就是不想她为难,只想让她开开心心、无忧无虑。他什么时候需要她来妥协成全他了?

    侧目回头,看着赌气生闷气的江兮,心又软了。

    她这么年轻就为他生儿育女,这么年轻就跟了他。没有享受到生活的美好,反而尽被他影响,左右都是他错更大。

    以前的信念,是随着生活给磨忘了。

    要宠着她,要护着她,可从她怀孕生孩子以来,他都多少次惹怒她了?

    他倒不是认为两个人在吵,但不可否认她确实生气了。

    当初决心娶她的时候,可不是想着娶回家让她生气的,决心娶回身边好好疼爱啊。三年不到,就忘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最强天帝系统  逐天大帝  神宠哈士奇  我把世界玩坏了  至尊刀道  修真电饭锅  凌天至尊  最强天庭主宰  至尊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