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玄幻小说 头条婚约 第715章:六亲不认
    江奶奶一听儿子这个话,气得直摔筷子。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生养你一场,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江爷爷忙拉江奶奶:“你得了啊,冷静一点,别再说了。”

    “你这个死老头子,你的好儿子现在是要撵我们走了你看到没有?现在是翅膀硬了啊,竟然这样对父母,你就这样纵容老小这么胡来?就为了这个狐狸精,这个没良心没能力的货。”

    江奶奶气得直跺脚,说着又要冲上去打张丽波。

    “妈!”

    江文武一拉椅子,挡在了自己老婆面前,黑着脸怒对江奶奶。

    “你一天别整这么多事儿出来成不成?我已经很累了,一个家能不能有一个家的样子?”

    “你现在说我,你怎么不说说你老婆?你看看你那个懒人有没有点儿当媳妇的样子?你看看她?是不是过分?”

    江奶奶说着还要绕过江文武去推张丽波,张丽波起身转去另一边。

    她慢悠悠的说:“妈,你可别倚老卖老了吧,这个家就你能说人,别人都说不得是不是?你可清醒一点吧,现在这个家里,最没用的就是你,你以为你能够做什么?这个家还是你当着啊?我就问你,你凭什么还管家还要掌握经济?也不看看这个家你又付出了什么。为家里偶尔做顿饭收拾下,你就要死要活了,你出去问问,谁家老太太在,不是老太太洗衣做饭收拾家务?你当是在剥削你啊?家里这点事儿我是不是也做了大半?以前你在大嫂那么的时候,你还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程度,你还不满意,你出去问问看,别人家老太太是不是都有你这么清闲。家里儿子小一辈的不争气,还得啃老,还得老的出去捡垃圾卖钱来贴补家里。”

    “张丽波,你这个毒妇!你现在竟然开始数落起你婆婆了,你简直丧尽天良!”江奶奶怒声大骂。

    张丽波笑笑,看向江爷爷说:“爸,我们都是小辈,您是跟妈生活最久的人,妈什么脾气你应该最清楚了。你说这些年来,妈对家里贡献了什么?可能唯一的贡献,就是把我们家文武和大哥生了出来吧?这个家里,她是一点没有过贡献。”

    “你这个泼妇、毒妇!你现在是要诛心是不是?”江奶奶破口大骂。

    张丽波长得稳稳的,一边让儿子不要受干扰吃自己的,一边冷静面对江奶奶。

    “妈,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这些年来,是不是不不论大哥家还是我们家,家里有没有钱都没找你要过?当初从大哥大嫂家那么困难,让你出去挣钱维持生计了吗?多苦难啊,我大嫂一个女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躺在床上随时要喝药的男人,整个家像坐山一样重重压下来压在她身上。妈,我说你真就知足点吧,别再说三道四。大嫂是人善良,不会说你什么,但是你要来这变生活,那抱歉了,一切还得以我们家的规矩来,这个家里,文武要做生意,女儿要担忧婚事,儿子要用心学习,家里不能再被你搅起什么风浪来!”

    江奶奶气得手抖,指着老二媳妇:“你这个毒妇,你现在是要撺掇我儿子不听我的了是不是?”

    “妈,你就看清楚现实吧,我不管你能不能理解,反正从今天开始,只要你还想要住在这里,你就得听我们的,你只是家里的老人,你是老人就要有个老人的样子,没有能力做事那就听我们的指挥,不要再多事。”

    张丽波话落,看向丈夫:“福临子他爸,你就说一句,今儿我这话,你同不同意?”

    江奶奶气得跺脚,痛呼一声:“文武!你当真要听这个毒妇的话?”

    “妈,丽波说得没错,你是老人,还是好好安享晚年,家里的事情,你别多指手画脚。要不然,你就去大哥大嫂那边住去,我们这边,大大小小都是事儿,也没那个闲暇功夫来看你。”

    “儿子,江文武,你是不是被这个毒妇蛊惑了?你这是要撵走你妈吗?你可别忘了,我可是生养长大的亲妈!你这是要为这个毒妇六亲不认了?”

    “妈,你也讲点理吧,所有人到你这里都没理了。你也想想,为什么你跟那么好的大嫂住一起,你也挑她的刺,你现在跟我们住,你还有的挑。你说别人的同时,还是不是也看看自己做得如何?大家都想好好过日子,你怎么就是见不得家里好,非要无中生有吵一吵?”江文武怒问。

    张丽波在江奶奶接话之前,接了话。

    “妈,不是大家要针对你,而是你在针对我们,你觉得我们谁会对你不好?你心里,两儿子是千好万好,大哥在家里躺了十几年,一个家一个年幼的孩子直接丢给大嫂,你也觉得大哥好,大嫂为家里做了再多你也看不到,你不感激人家为家里鞠躬尽瘁,你反而一直颇多埋怨,你觉得这是对的吗?难道大嫂生来就该是为你们家当牛做马的吗?”

    江奶奶忽然间眼泪哗啦啦的滚:“你们现在是诛心啊!天底下哪个老人不是盼望着儿子一家好好的?日子越过越顺来好。我说那么多,不就是希望生活能够理顺一点?”

    江奶奶看向张丽波:“我说你,你反驳,那你自己承认不承认你懒?让家里孩子吃不上饭?我是长辈,就是来给你们收拾家务做饭洗衣的?这些事情我都做了,那你做什么?福临子作业是文武在教,外头生意是文武在做,家里家务又是我这个婆婆一手包揽了,那你呢?我真要是把这个家里的事儿包揽了,这个家,也就不需要你了张丽波!”

    张丽波提了口气,又后怕的看向丈夫。

    “文武,你看妈……”

    “都少说一句吧!今天是大好日子,好不容易事情解决了,有点盼头了,家里的生意能够重新开始,你们呢?你们是不是嫌家里还不够乱啊?”江文武怒喝。

    张丽波不做声,江奶奶也不说话了,黑着脸瞪着老二媳妇。要说她,那是肯定不服气的。

    江奶奶低声道:“那不得说两句你媳妇啊?”

    “你行了,少说一句话,一个家里,你只要少说几句话,哪有什么事情过不去?”江爷爷出声制止。

    江奶奶看向江爷爷,忍不住出声:“好啊你这个死老头子,还轮到你来说我了?”

    江爷爷不做声,江文武把江奶奶按在座位上:“你好好吃饭吧,你看看我们家,就是吃个饭也能闹起来,在别人家,吃个饭还能干场架?”

    江奶奶抬眼:“你是说这个事情是我惹的了?”

    “不是你惹的,但是妈,你说话是从来都不客气,你好嗲给小辈们留点面子,我们一个个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女儿都要嫁人的年纪了,难道还要听你唠叨吗?我们自己能判断能做事,你不要再多插手过多参与我们之间的问题。这个家里,你就让福临子他妈来做主,这不跟当年您在家里是一样的?你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你就别说话,让我们这一代的人来安排,行不行?”

    “文武啊。”

    江奶奶想反驳江文武的话,却被江文武再次打断。

    “妈,我当然知道你是为家里好,但是你也该到休息的时候了,你别再这么要强,也别再想着让大家都听你的。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儿女都长大了,还能听谁的?你放手吧,我们能好的。”

    江奶奶长长一声叹气,“唉!行吧,你就是觉得妈管太多了是不是?你就是觉得妈一天在多管闲事,可实际上呢?”

    张丽波坐回座位去:“妈,我看你一天不只是管太多,你还想太多。你对我和大嫂诸多挑剔,为什么啊?不就是没有把我和大嫂真正当成一家人过吗?你要是把我们当一家人,你会对我们诸多挑剔?你肯定不会说那些话的。”

    “以前吧,在老家我觉得你跟大嫂不对盘,现在我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没把媳妇当成一家人,你心里,两个人千好万好,我什么都没做,难道你儿子就做了啊?你大儿子在床上躺十几年那是手指头没伸过的,那你心里对他有意见吗?你还不是来来回回天天都在数落大嫂?你不止没把儿媳妇当一家人,你还重男轻女。”

    “老二媳妇,你别以为这个时候文武是向着你,你这话就可以乱说啊。”江奶奶出声警告。

    张丽波笑了声:“可得了吧妈,是我在乱说还是这就是事实,你心里没点数吗?”

    江奶奶瞪眼,张丽波再说:“你不就是重男轻女,所以才对大嫂意见那么嘛?我也是生了两闺女才有的福临子。大嫂只有一个闺女,后面没再生,这是她的原因吗?这难道不是你儿子自己的问题吗?人家没有因为要守活寡一走了之就算对得起你们江家了。更何况人家还为江家日夜操劳,你可有那么一点儿感激啊?”

    张丽波语气淡淡,这些体谅江母的话,也还真是在老太太来了家里之后,才悟出来的。

    以前江奶奶是是是偏向她,什么都拿给她。

    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她生了个孙子?同时又没住在一起,她得有话数落别人,得有个出口,那只能找她啊。

    现在好,住他们这边了,这矛头直接转向了她。

    “妈,你真是挺有意思的,反正在你眼里,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入得了你的眼呗。”张丽波低声说着,一边捡着花生米吃,一边轻轻摇头。

    江文武不说话,自己母亲的德行,自己能看不出来?

    不想看到家里女人吵来吵去,一个是妈,一个是媳妇儿,应该偏向谁?

    婆媳关系谁家都有,但自己家里,主要还是来自条腿的老母亲。

    大嫂那样的人,都能被母亲挑出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妈,不怕把话告诉你,我跟你儿子还真商量过你跟爸爸的去留问题。你在家里,我真是受够了,以前大嫂跟你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我真是能够佩服她。你自己想想,大嫂跟你过的日子,是不是忍气吞声一天天?现在,你别想我能够像大嫂那样对你忍气吞声,那不可能。如果你再对家里搅合,我觉得我们真是要好好想想,是不是应该请你走。”

    张丽波看着江奶奶,江奶奶再次摔了筷子,捂着脸哭。

    “行,你们行,你们不要我住这里,我还赖在这里做什么?我老大那边有那么栋别墅等着我,你以为我想留在这里?我要不是想陪着我大孙子,不想他被你这个毒妇带坏了,我能留在这里?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大孙子!”

    江奶奶直接起身换了鞋就走了,一边走一边抹泪。

    江爷爷还是满脸的担心,扭头喊了声:“你走去哪?你干啥去你?”

    “妈,这到大哥大嫂家可不是很远,你千万可记得别走错路啊,走错路了你多问一句,人家看你是个老太太,也不会为难你,会带你去的。”张丽波喊了声。

    江文武拿筷子打了下张丽波:“你也适可而止吧。”

    “哦合着刚才你妈骂我的话,你都没听见呢?”张丽波问。

    江文武说:“那也是在气极的时候说的,谁在说气话的时候,还有想法?”

    “得,我们说气话的时候,就不能说太过分,她是长辈她就可以是不是?”张丽波脸扭开一边。

    江爷爷看人没回来,立马站起身来:“去看看,你奶奶糊里糊涂的,别真走错了路。”

    张丽波看向出门的老头子,又轻哼一声:“所以人家老太太有底气数落我呢,你妈才是一辈子过得顺心的,公公那是一辈子都巴心巴肝的对她,难怪婆婆说谁都底气十足。”

    “那可不是?”江文武出声:“他们年轻时候,也出过事儿,你呀,这辈子也就知足吧,也就我能老实跟你过日子了。”江文武道。

    张丽波闻言,这话听着挺有意思,“啥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老头子在妈怀着大哥的时候,跟别家媳妇有私情,被妈发现了。当时这事儿闹得特别大。妈是个脾气大的人,非要离婚不过了,但老头子不舍得啊,结个婚不容易,那个时候谁家里都穷,真不过了,一拍两散还能再讨到媳妇?死活不散,后来就因为这个事情,老头子在妈面前就低人一等,任由我妈怎么大骂使唤,他都受着,顺着。这些年来,由老头子的顺着,你说妈那脾气能不越来越大?”江文武低声道。

    张丽波惊讶,“竟然还有这样的事,还真没看出来呢。难怪我说公公怎么那么好脾气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最强天帝系统  逐天大帝  神宠哈士奇  我把世界玩坏了  至尊刀道  修真电饭锅  凌天至尊  最强天庭主宰  至尊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