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玄幻小说 头条婚约 第507章:搬弄是非
    江母大声反驳:“我没有逃避,而是在说事实,我女儿最近晚上根本睡不好,我们都是人母,知道怀孕的辛苦。我女儿这段时间也就白天才能闭眼休息一下。别的时候被肚子里的孩子折腾得无法安睡,难道现在睡着了还要把她吵醒吗?你们不把她当家人,我做不到,她是我的女儿,你们不心疼,我心疼!”

    “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在这里吵起来?”

    江兮的声音在江母话落后响起,客厅里一时间安静下来。纷纷看向朝这边走来的人。

    江兮一脸倦容,明星是被打扰的样子。

    她行动缓慢,肚子已经很大,所以睡眠越来越被威胁。

    江母赶紧上前去扶自己女儿,让她坐在对面沙发。

    盛老太太看着江兮,前一刻的愤怒又沉下几分。

    大太太出声:“兮兮,今天过节,妈说想过来跟你们吃个饭,一家人聚一聚。然而过来,你的这位妹妹爆出了件令我们惊讶的事。你来解释一下行吗?”

    江兮缓缓看向江甜甜,又是她。

    江甜甜这是没找着机会蹦跶,今儿刚巧碰见盛家来人,又开始作妖了?

    “江甜甜你还真是见缝插针的折腾我啊,说吧,这回又是什么事推我身上?”

    “兮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江甜甜问:“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就没有冤枉你,我可以对天发誓。”

    江兮看着她,“所以,这次你说的是什么?”

    江甜甜欲言又止,看了眼江母后,又看向江奶奶。

    江奶奶说:“江甜甜你是真的吃多了,看你以后能怎么样。”

    大太太出声提醒:“老人家,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再给这孩子压力了吧?”

    “兮姐,你承不承认去年,有一次我跟我朋友一大早去西塘,打开门看到你跟岳著林大哥在里面,你们,晚上是在那过夜的,是不是?”江甜甜出声。

    江兮抬眼,这个事儿啊。

    “我承认你看到我的时候,屋里是我和岳大哥在,但不承认你后半句话。我是在那过夜,是跟我朋友陈菲妍。岳大哥在哪里过夜的我不清楚,但据说他是在门外等了很久。要把这事儿所有人都请来问一遍吗?”

    江兮眼神清澈无波,直直看向江甜甜。

    “你进屋不过两三分钟,你看到的现场有限,难不成在你那就又已经编撰出一部狗血大剧来了?”

    江甜甜欲言又止,当即转向老太太,“我没有说谎!你看她也承认了和岳著林大哥在那边的事。反正我就是看到了他们在一起,那天还很早,他们就两个人单独在里面,换成任何人遇到都会多想的吧?”

    老太太问江兮:“为什么你会在西塘过夜?”

    “这个问题,应该把盛嘉年也请来问问,我为什么会在西塘,并且那晚上陪在我身边的不是盛嘉年,而是我的朋友菲妍。问他可能你们会更相信。”

    江兮说着,打电话给盛嘉年。

    盛嘉年电话一接通就问:“怎么了?你还好吗?”

    “妈在这边,赶紧回来吧,后院着火了。”江兮道。

    江兮挂了电话,扭头看母亲:“妈,今天中午辛苦你了,得多备一些菜,厨房够不够啊,让爸爸陪你再去买一点?”

    “那我让你爸爸去买点。”

    江母不放心的离开客厅,中午人不少,是得多准备些菜。

    江兮出现后,大家都心平气和了很多,江甜甜不敢说话,站在一边。

    老太太沉声道:“你何必又把嘉年叫回来?这些小事也让他参与,他一天得多累?这些事情,我们女人自己解决就好了……”

    “妈,话怎么能这样说呢?能让我妈跟你们对吵起来的,是小事能吵得起来吗?”江兮反问。

    大太太笑说:“说有些误会,所以你来了,你来解释就好了。”

    “解释我已经说过了,但看你们好像并不认可,所以……”

    江兮挑眉,随后拿着专门给她买的靠腰的长形靠枕,靠在她后腰位置,她轻轻靠过去。

    不知道别人怀孕什么感觉,反正她只要醒着就是难受,各种难受各种不舒服

    江兮问江甜甜:“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事儿了?是不是平时都找不到机会诋毁我,今天我婆婆她们难得过来又被你遇上,你觉得机不可失,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说点什么才能甘心,是不是?”

    江甜甜咬唇,好大会儿才说,“我没有!”

    “那怎么好端端又提到这个事情?”江兮再问。

    江甜甜看了眼盛家,客厅所有人都看着她。

    江甜甜埋头,她也忘了怎么就想起这个事儿,总之看到大家都那么关心在意江兮和江兮的肚子,她心里就不痛快。

    大太太似乎也悟出点什么来了,“江兮,看来你这个妹妹很喜欢搬弄是非啊。”

    “不是很准确,但也相差无几。”江兮回应大太太道。

    二太太一听这话,也在回想她们是在说什么的时候,那丫头忽然来了那么一句。

    “哦,难不成真是妒忌你过得好,所以才故意那么一说?”二太问。

    江甜甜气急败坏否认道:“不是,当然不是!我就是看你们都在关心兮姐的宝宝,想到去年的事情,只是为你们不值得而已,所以才说了那么一句。我也只是为你们,又不是……”

    二太看了眼江甜甜,得,就算真有那么个事儿,那很显然那丫头嘴里的话也有杜撰成分了。

    不过,江兮到底为什么会在西塘?

    “江兮,你妹妹的话,我们暂且不听,但你得说说,为什么你和岳助理都在西塘那边?”二太问:“你是已婚女人,你应该很清楚要跟异性保持距离,这一点是不用多提醒的。既然选择了婚姻,那么就要为婚姻牺牲一些,比如个人自由,以及个人交友的自由。总不能你都结婚有丈夫了,还像未婚以前那样,*都是朋友吧?”

    江兮笑道:“二嫂,那晚可能岳大哥也在那边,但那晚的当下,我并不知情,陪在我身边的是我大学室友兼现在的同事陈菲妍。菲妍我爸妈都见过,他们住院期间菲妍经常去医院探望,盛嘉年也认识。至于岳大哥,谁又知道是不是盛嘉年他叫过去的?”

    “嘉年自己不陪在你身边,会让自己助理代劳?”老太太问:“陪老婆这事,嘉年还会让人代劳?”

    “谁让他不处理好与前任的关系,让那位红颜知己到我面前挑衅?我除了离家出走,还能如何?当时那样的情况,谁都联系不上我,岳大哥联系的应该是我朋友,是他们在私下联系,当时的我,不知情。”

    江兮这话,瞬间将盛家人拉回了那个事情阶段。

    她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想起了确实有这么个事。

    温丽姗私下去找过江兮,但她们并不知道江兮因为这个事闹了别扭。

    也很显然,盛嘉年不可能自己主动交代江兮多生气,他是怎么解决跟江兮之间的误会。

    江母快步走过来:“对对对,我就是不记得当时发生什么事了,我女儿这么说我可算想起来了。当时江兮把我跟她爸一块儿接去了西塘,那种中午嘉年在我们一家三口面前保证跟那个女人没有别的关系,他的保证书我们都收着呢。我就记得那天我女儿回来把我接回西塘的时候,一句话不说,我们一问,她就哭,哭了一通后才说可能要跟嘉年离婚,因为前面那个女人找回来了,还登堂入室、还去她面前挑衅。这个事情,我们当时就觉得应该两家人坐在一起好好解决,可嘉年那个人什么都要两个人解决,他是连我跟江兮爸爸都不愿意说,就想自己跟江兮两个人处理。那怎么能行嗯?我的女儿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她能说得过你吗?”

    江奶奶一脸茫然:“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那天我跟她爸出去了后,让你跟爸在家自己弄点吃的那天。”江母说:“就是在江甜甜胡说八道那晚,我说要撵她出去那天之前那次。”

    江奶奶记得不清楚,但也差不多有那么个印象。

    “倒是有那么个印象了。”江奶奶道。

    江母看向老太太:“亲家夫人,我女儿清清白白跟了你们家嘉年,她这辈子就嘉年一个人,你们怎么忍心把她想得太糟糕?她是这么干净这么懂事的人。亲家夫人,你们是不是在这件事情上,太过分了?”

    二太出声:“怎么过分了?听到这样的事情,多问一句,怎么就是不信任?有误会解开就行,至于上纲上线?”

    “上纲上线的是你们,刚才你们态度多强硬?我说了我的女儿在休息,她最近睡不好,但是你们呢?非要请她下来给你解释……”

    “这么做,无非觉得事情太重大,需要慎重,这一点都不能理解?”大太太语气加重几分。

    江母笑了:“是吗?可去年你们家嘉年这些事情处理不好,伤害了我的女儿时,你们在做什么?有没有如此质问过嘉年?有没有给我女儿一个交代?”

    江兮回头看母亲,眼眶瞬间泛泪。

    她知道最在意的是母亲,也只有母亲才会为自己讨个公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神级崛起  高冷仙尊请自重  我的大魔王老师  我的造梦空间  我要开战姬  妹子请自重  变身极品女歌神  今天开始女神  旧日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