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其他小说 柯学验尸官 第676章 降谷零的新工作
    警视厅,搜查一课。
    此时正是午休时间。
    “佐藤前辈。”
    “你的咖啡。”
    高木涉带着热情而又腼腆的笑容,小心翼翼地给他暗恋的那朵警视厅の花,佐藤美和子小姐递来一杯咖啡。
    “不好意思。”
    佐藤美和子还没回应。
    白鸟警官便如纠缠在她身边的幽灵一般,毫无征兆地从旁边冒了出来:
    “我已经帮美和子小姐带了一杯咖啡了。”
    “高木,你这杯咖啡就送给我吧。”
    “正好我也想再喝一杯。”
    说着,他便很自来熟地从高木手中“劫”走了那杯咖啡。
    “白鸟警官...”
    高木涉表情有些微妙。
    “谢谢了,高木。”
    白鸟警官轻轻抿了一口咖啡,嘴角的笑容有些让人讨厌。
    两个早已互相知晓对方情敌身份的男人,就这样在佐藤美和子身边暗暗对视起来。
    因为那个本来可以帮助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成就美好姻缘的炸弹犯,阴差阳错地成了林新一和宫野志保的约会背景板...
    所以高木警官至今都没如愿地将他佐藤前辈的好感度刷满。
    更别说佐藤美和子身边还多了一位名为浅井成实的男闺蜜,使得这场“警花争夺战”的战场形势变得更加复杂、混乱。
    结果就导致...
    佐藤美和子到现在都名花无主。
    高木涉和白鸟任三郎这两位情敌之间的明争暗战,也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持续不止、愈演愈烈。
    再加上浅井成实这个“最强势力”的存在,还有无数同样觊觎美和子小姐的青年男警官,警视厅办公室里的战况几乎比《三国》都要精彩。
    不过,作为这场漩涡风暴的中心,粗神经的美和子小姐却始终对身边男同事们的种种异样表现毫无察觉。
    现在亦是如此。
    佐藤美和子根本没注意到高木和白鸟的眼神交锋。
    她只是自顾自地喝着咖啡,又随意地跟他们聊起天来:
    “白鸟、高木,你们都知道了吗?”
    “那位新管理官的事。”
    “当然知道。”相比于笨拙的高木先生,白鸟警官借着自己思维敏捷、口齿伶俐的优势,更快地搭上了心上人的话来:
    “课里现在都已经传开了:”
    “松本警视升任我们搜查一课课长之后,他空出来的管理官职位会由一个从公安那边调任过来的警官接管。”
    白鸟任三郎还顺便发表了一下感想:
    “从公安调任过来的管理官...”
    “这可真是够少见的。”
    公安警察虽然也叫“警察”,甚至警视厅内部就有“公安部”这个部门。
    但曰本公安和曰本警察实际还是两个完全独立的机构,就连各自的职能都大不相同。
    一个做情报工作出身的公安警察。
    怎么就跑来当搜查一课的管理官了呢?
    “我听人说...”
    “这好像是那位新管理官自己的要求。”
    高木涉也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虽然新领导还没正式入职,但流言却已在办公室里传了个遍。
    耳濡目染之下,哪怕是木讷的高木警官,也能头头是道地说出不少内容:
    “据说他是因为厌倦了公安那边的情报工作,才主动申请来我们搜查一课担任系长。”
    “但因为此人能力出众、功勋卓著,所以小田切部长不仅同意了他的调任申请,还借着松本警视升迁的机会,把这个空出来的管理官职位交到了他的手上。”
    “原来如此。”
    佐藤美和子微微感叹:
    “小田切部长看人一向很准。”
    “当初的林管理官就是部长力排众议,破格提拔上来的。”
    “看来我们的这位新管理官,能力也不一般啊!”
    “能在曰本公安混出名堂的人,当然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
    白鸟任三郎出声附和,又略显不爽地嘟囔起来:
    “不过,‘因为厌倦情报工作所以申请调来当刑警’...”
    “这个理由听起来,还真是让人不爽。”
    搜查一课和曰本公安平时也不怎么打交道,但一课的刑警们却普遍对公安警察的印象不佳。
    因为这些特务要不不出现。
    一出现,就会先摆出一副“西厂办案”的架子,再亮出一张不容置疑的冷脸,然后蛮横地接管走他们手里正在调查的案件。
    若有刑警心系案情询问理由,遇上态度不好的,便只会得到一句冷冰冰的“无可奉告”。
    遇上态度好的,一般也只会听到:“这案子懂的都懂...你也别问我怎么了,知道太多对你不好...水很深...”云云。
    久而久之,大家对这“兄弟单位”的印象也就变得有些不妙了。
    “因为不想当公安了就来当刑警...”
    “我们搜查一课可也不是什么养老的地方。”
    “那位新管理官在情报工作上积累的能力,可未必能在刑事工作上发挥出彩啊。”
    白鸟警官正不爽地吐槽着他素未谋面的新领导。
    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那个...大家在讨论的,是搜查一课马上就要就职的那位新管理官吗?”
    声音很陌生。
    但天然给人一种热情爽朗、平易近人的感觉。
    “你是?”
    高木、白鸟、佐藤三人回头望去:
    只见一个帅气的年轻警察正站在他们面前,热情地冲他们笑着。
    这位年轻警察很特别。
    他有着浅金色的短发、小麦色的肌肤,气质温和、目光热情,面容俊朗、五官立体。
    是个融合出ssr的混血儿,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记的大帅哥。
    “帅哥?!”
    美和子,大帅哥,这两个字眼凑在一块儿。
    高木与白鸟心中的“情敌警报”,瞬间就被拉响——
    在佐藤小姐没有正式脱单之前,任何一个出现在她身边的优质男性,都是他们潜在的敌人。
    不过...
    两人的警惕才刚刚升起,就又很快打消。
    因为他们注意到了这个帅气警察的穿着:
    他穿着一身警察制服。
    虽然对方怀里抱着一摞高高的纸箱子,使得代表警衔的胸章完全被箱子挡住。
    但不用看胸章上的警衔,只要看到他身上穿着的这件警察制服,高木与白鸟心里就清楚:
    这个帅得惊人的小警察,级别肯定不会太高。
    而且多半不是他们搜查一课的人。
    因为搜查一课的刑警,平时根本不会穿制服上班。
    像白鸟、佐藤这样级别较高的警部,还有更高层的警视、警视正、警视长、警视监他们,更是都清一色地选择穿西装工作。
    平时穿警察制服上班的,一般都是那些需要经常和市民打交道的基层警察。
    比如说巡逻警、交通警、派出所民警什么的。
    “面相很年轻,穿着警察制服,怀里还抱着一摞纸箱子。”
    “应该是哪个地方警署,派来跑腿送文件的巡警吧?”
    高木与白鸟顿时放下了心中警惕:
    对方大概率都不在搜查一课工作,以后估计也没什么机会和佐藤美和子见面,自然不可能成为他们的威胁。
    不过...
    “你也听说我们搜查一课要来新管理官了?”
    搜查一课办公室里的八卦,连基层巡警都知道了?
    “是啊。”
    那年轻警察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
    “这么重要的消息,就连我也有所耳闻呢。”
    “不过...大家似乎都怎么看好那位新管理官啊。”
    这小警察明显很不会读空气。
    一说话就让领导们十分尴尬。
    “也不算不看好。”
    “只是合理的质疑罢了。”
    虽然背后发牢骚被外人逮了个正着,但白鸟警官的态度却很坦荡:
    “让一个从没当过刑警的人,空降成管理刑警的管理官——”
    “大家又怎能不心生质疑呢?”
    “说的也是。”
    那年轻警察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人会喜欢空降到自己头上的陌生人。”
    “听说当初林管理官刚刚入职的时候,也在鉴识课面临了不少阻力呢。”
    “看来那位新管理官还得再多多努力,才能赢得大家对他的信任啊。”
    “嗯...”白鸟警官微微皱起眉头。
    他总觉得这小警察...说话语气怪怪的。
    明明不是搜查一课的人,话里话外却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还有那微妙的口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下来视察的领导。
    白鸟警官正隐隐觉得不妙。
    只听那小警察又很自来熟地开口问道:
    “话说...你们都还不知道,那位新管理官长什么样吗?”
    “不知道。”
    佐藤美和子下意识答了上来:
    “那位新管理官还没来报道,上头也没怎么透露他的消息。”
    “所以别说他长什么样...我们连他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都不知道。”
    “说到这...”
    她还轻轻感叹:
    “这也挺让人期待的。”
    “不知道那位新管理官到底是怎样的人——”
    “会不会跟林管理官一样,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大帅哥呢?”
    “嗯?!”白鸟与高木又是一阵警惕:
    美和子小姐竟然在期待那位新管理官的年纪和相貌...
    万一到时候来的真是一个年轻帅气堪比林新一的新管理官,那还得了?
    “不,不可能...”
    他们又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
    “我们搜查一课的情况,跟鉴识课可不一样啊。”
    因为这个世界以前普遍不重视刑事科学技术,所以鉴识课以前就基本是个空壳。
    林新一那个所谓的管理官,能管的也只有一帮混吃等死的老油条。
    手下一个靠谱的技术警察都没有,跟光杆司令也没有两样。
    但搜查一课就不一样了。
    搜查一课可是警视厅精英中的精英,是屹立在全国刑警之顶点般的存在。
    能在这儿当个管理官,外放出去都能直接当区市警署署长、县警本部课长了。
    “我们搜查一课,可不是年轻人能轻易上位的地方。”
    “这次来的应该是跟松本课长一样的,一个4、50岁的大叔吧?”
    白鸟警官根据常识这样认真判断道。
    “哈哈哈哈。”
    只听那小警察爽朗一笑。
    他不附和也不评价,只是很自来熟地向白鸟警官递来怀里的纸箱:
    “那个,兄弟...”
    “我这次带的东西有些多,你们能不能帮我拿一下?”
    “这...”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这小警察面对上级不用敬语不喊前辈,竟然张口就来了一句“兄弟”。
    还不由分说地让领导帮他拿东西?
    “好...没问题。”
    所幸白鸟警官也不是什么喜欢摆架子的人。
    他没有因为这小警察不懂读空气就生气,而是很耐心地从他怀里接过了一个纸箱。
    “你搬这么多东西过来,应该也累了吧?”
    “剩下那个箱子就让我搬吧。”
    老好人高木涉就更不用说了。
    那小警察都没再说话,他就抢着上去接过了剩下的那只纸箱。
    “搬到哪?”
    “这边。”小警察带着三人走了几步。
    很快就在一间独立的大办公室门口停下:
    “帮我送进这里就好。”
    “没问题。”
    高木涉一边抱着箱子往里走,一边乐呵呵地笑道:
    “原来你是来给松本管理官送文件的啊。”
    “额,等等...”
    “松本管理官不是已经升任课长,把这间办公室空出来了么?”
    “......”
    高木、白鸟与佐藤三人都微微一愣.
    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那个小警察,看向他的警察制服。
    在曰本警察系统之中,只有警视总监和警视监的制服才有肩章。
    其余各警衔的警官,其衔级都是显示在胸章上的。
    现在那“小警察”怀里已经没有了箱子,他胸口的胸章也显示在了大家眼前:
    “金叶银穗六条杠,这是...”
    “警视?!”
    办公室内的空气,突然变得异样。
    一阵沉默之后,白鸟警官才表情复杂地问道:
    “你就是新来的管理官?”
    “是。”
    “你...您怎么穿制服来上班?”
    “哈哈。”只见这位年轻的管理官微微一笑:
    “第一天作为刑警工作,我总得打扮得正式一点。”
    “还有...”
    他又轻轻伸手抚摸自己的警察胸章。
    动作温柔,目光坚定,就像是在抚摸什么稀世珍宝:
    “我以前一直没机会穿它。”
    “现在我想多穿一会儿。”
    “是、是这样啊...”大家尴尬地笑。
    没办法,刚刚才被人抓住背后发牢骚,现在他们难免会在这位新管理官面前束手束脚。
    所幸这位帅气的新领导,主动用微笑打破僵局:
    “大家不用紧张。”
    “其实我们以前就有过合作,也算是老熟人了。”
    “哈?”佐藤、高木和白鸟都微微一愣:“我们以前...合作过?”
    “不用怀疑,我们是见过面的。”
    “只不过,我当时没有用这张脸罢了。”
    说着,那年轻的管理官弯腰打开纸箱。
    从纸箱里取出一块崭新的名牌,轻轻地放在了他的新办公桌上。
    只见名牌上写着:
    “管理官,降谷零。”
    “降谷零...”
    大家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
    “降谷零,降谷...等等!”
    佐藤美和子讶异地张大嘴巴:
    “你就是公安的降谷警官?”
    “上次杀了那炸弹犯的那个降谷警官?”
    “咳咳...”
    降谷零尴尬地轻咳了两句:
    “请注意措辞,佐藤小姐。”
    “什么叫‘杀了炸弹犯’...”
    “是那炸弹犯负隅顽抗妄图从我手中抢夺警枪逃跑,我才不得不采取正当防卫措施,依法将其击毙的。”
    佐藤、高木、白鸟:“......”
    在刚刚那一瞬间,他们突然莫名地觉得,这位降谷警官的气质有些不像好人。
    和一身正气的林管理官不同。
    这位降谷管理官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犯罪组织打入他们警视厅的卧底。
    不过...
    佐藤美和子此时却没多少心思分析降谷零的气质。
    因为自上次的连环爆炸案过后,她就一直在纠结着一个问题:
    “降谷警官,你...”
    “当时为什么要杀...要‘正当防卫’呢?”
    佐藤美和子当然没有忘了,那个炸弹犯是害死松田阵平的元凶。
    这仇恨过去一直纠缠着她。
    她甚至想过要自己动手,哪怕是违法违规,也要亲手击毙那个人渣。
    但当时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替她做了。
    而她会生出这种极端的想法,是因为她爱着松田阵平。
    那降谷零呢?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因为曰本公安办案就是这么霸道,还是...
    “......”降谷零没有回答。
    他只是深深地望了佐藤美和子一眼,又转身从纸箱里翻出一只相框。
    他把这相框小心翼翼地放在办公桌上,就放在他的名牌旁边,他以后每天工作都能时时刻刻看到的地方。
    “这张照片...终于能摆出来了。”
    降谷零入神地看着那张照片,仿佛在回忆什么难忘的过往。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那照片,只见:
    这是一张合照。
    一张在警视厅警察学校门口拍的合照。
    照片上有五个年轻人,他们都穿着笔挺的警校制服,露着那阳光爽朗的微笑。
    其中一人便是降谷零。
    还有...
    “松田警官...”
    佐藤小姐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伊达航前辈?!”
    高木涉也颤抖着双手,不自觉凑近过来。
    伊达航,是曾经带他入行、被他视作兄长的刑警前辈。
    一年前意外殉职死亡。
    “松田警官和伊达警官,都是我的同学——”
    “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降谷零只缓缓说了这么一句,便没有再多解释。
    而这已经足够让人悲伤了。
    佐藤想到了松田警官,高木也想到了他的伊达前辈。
    原来失去重要之人的不只他们。
    这位降谷警官,也一直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望着那张警校合影里,一张张曾经鲜活的面孔。
    冷酷而神秘的公安警官降谷零,仿佛也变得有血有肉起来。
    包括同样被这氛围感染的白鸟警官,大家和这位新上司之间,都再没之前那种隔阂之感。
    “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佐藤、高木和白鸟,这时都动容地看了过来:
    “降谷管理官!”
    “嗯。”
    降谷零微笑着点了点头:
    “佐藤,高木,白鸟。”
    还有...
    他又郑重地看向那张照片:
    诸伏,松田,伊达,荻原。
    “以后请多多指教了,大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原神之开局免疫无想一刀  海贼:开局扮演青莲剑仙  从淘金开始的财阀  斗罗之开局剥夺大师29级魂力  穿书后我被反派王爷缠上了  顶上在即,白胡子团总队长苟不住  遮天之帝尊时代  邪龙斗罗:从山贼开始  大小姐们的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