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言情小说 盛嫁之田园贵夫 第485章 祖父应当很失望吧
    郡王府西边有一处单独的院落,院中草木葱茏,宁静幽深,冬日的暖阳从的茂盛的树冠上透下来一片星光点点。
    飞檐翘角下一座宽大殿宇魏然矗立,这里是的郡王府儿郎以及追随西康郡王的那些将领们的孩子学习的地方。
    随着年关将至这座学堂也随之安静。
    今天,学堂的大门再次被打开,君元识坐在其中,一旁是以庄振庭为首的郡王府儿郎,气氛微凝。
    庄振庭言,“君世子一路舟车劳顿而来今日理当多歇息,只天气严寒枯坐无聊,不如手弹一局?”
    话音刚落郡王府三公子庄振文便摆好了棋盘伸手相邀。
    观棋知人,一局棋结束往往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和才气,庄振文棋艺精湛只稍逊庄郡王,和庄喜乐之间对弈也是各有胜负。
    寒风幽幽的吹着,窗门大开,屋内甚至比屋外更冷,只因少了那抹暖阳。
    一群儿郎自然不会去用火盆,他们强健的体魄也不允许他们如此矫情。
    君元识好似对寒冷毫无感知,神态自若,眼中只有棋盘,手中的棋子稳稳落子。
    初始,两人各自占据一边布下根基,旗鼓相当。
    局中庄振文率先挥师长驱直入谁料君元识巧妙化险为夷且布下暗招,大龙受挫六子角上觅得生机,观棋之人暗暗惊叹又拍案叫绝。
    两炷香结束,庄振文兵败如山倒,所有布局弹指间灰飞烟灭,唏嘘之间面带满意神情朝众位兄弟点头,看来这位妹夫并不如表面上看来那般无用无害。
    此刻天色那抹难得的暖阳早已不见踪影,阴冷的风又不知道从哪里刮了起来,天地间更冷了。
    庄振文问道:“君世子棋艺精湛,可是师出名师?”
    君元识勾唇浅笑,“闲来无事琢磨成趣,能侥幸胜了文兄也是的偶尔基本棋谱的缘故。”
    “哦,是和何棋谱?”
    庄振文来了兴趣,他自诩棋艺上乘却并非自大之人,君世子凭借基本棋谱赢了他可见棋谱的厉害之处。
    君元识很是自然的说道:“怕路上无聊就带上了,文兄若是想参看一二稍后便让人给文兄送去。”
    庄振文搓了搓手,在一众兄弟鄙视的目光中喜滋滋的点了头,“那就多谢君世子。”
    君元识客气的点了头,他绝对不会说来此番来西南之前他已经做足了准备,摸清楚这些舅兄的喜好,力求一次性到位得到舅兄们的认同。
    天色渐晚今日不便继续测试,庄振庭等人这才和君元识一道出了学堂的院门并亲自将他送回了府中为他安排的院子。
    “老三你要有点骨气,不要被两本破棋谱给收买了?”
    庄振文已经拿到了棋谱,翻看两页便深深的为之着迷,觉得君元识十分上道。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庄振文当即合上了棋谱,说道:“君世子棋力深厚、颇有城府又谦逊有礼,我觉得不错。”
    “再说了,我可是认可他的棋艺和品性才收了他的棋谱,并没有违规。”
    说罢将棋谱塞进怀里得意的看着一众兄弟,“明日就看你们的了。”
    待众人散去,庄振庭走到自己的华茂院停下了脚步思虑片刻又转身离开。
    看完了小芽儿的庄喜乐本想去找她祖父说话,又想着现在她祖父定然是在和君老侯爷说话这才掉头准备去找君元识,路上碰见了庄振庭欢喜的迎了上去。
    “大哥。”
    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庄振庭抬起来嘴角自然就扬起了一抹笑,“妹妹。”
    庄喜乐见他丰神俊朗的大哥眉宇间染上了愁绪,心里就有些心疼,“大哥要去看小芽儿吗,她刚刚睡着了。”
    “小芽儿?”
    庄喜乐笑眯眯的点头,“就是大哥的小闺女,我给她取了个乳名叫小芽儿,好不好听?”
    庄振庭微愣,自责的情绪在他脑海里蔓延,他竟然没有给孩子取一个乳名。
    这个孩子生下来到底被忽略到了什么程度?
    退后一步朝庄喜乐作了长揖,“多谢妹妹。”
    庄喜乐忙将侧身避开,上前两步叹了口气,“你我兄妹之间,不用如此。”
    “等小芽儿大些我会抱她去祖父跟前请祖父赐她一个名字,不过我更希望是大哥抱着小芽儿去。”
    庄振庭看着明辉堂的方向眼眸幽深,失落的轻语,“祖父应当是对我失望了吧。”
    他连个小家都治理不好又如何能向祖父意向治理西南?
    “大哥,你喜欢大嫂吗?”
    庄喜乐和庄振庭一起并排走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坐下,问的问题简单又直白。
    庄振庭没有回答,目光落在被风吹动的枝头,良久才收回目光,“喜欢吧。”
    他是在夜市上见过赵香凝的,那时候她落落大方,和一众闺友们看着他有些羞怯的笑着。
    他是郡王府的长孙,从小就知道他的婚事不由得他做主,当他母亲告诉他要娶的是赵家姑娘的时候,他也曾满心欢喜。
    可怎么就变了呢?
    庄喜乐手里抱着暖炉,用刚了解到的学问说道:“我问过了,说怀孕的女子极为容易性情大变,她们变的多疑,变的敏感,心不安。”
    “大嫂发现有孕的时候你已经上了战场,她定然觉得很不安,很委屈吧,家里的人的关怀又哪里能及得上你的只言片语呢?”
    “我也问过了,说生产后的女子也会很不安,何况又生下了一个女娃娃,心里难免忧心失落吧。”
    不是她有多喜欢赵氏,要为了她说话,实在是他不想自己的兄长为此焦头烂额,他希望他的兄长能夫妻和睦,她娘亲也说了,要相互的理解和包容才能和睦,否最最后只能相敬如宾或者惨淡收场。
    再则,就算她受尽宠爱也晓得时下女子不易,男子才能顶门立户,她祖父也是希望小芽儿会是一个男娃娃吧?
    她那个大嫂的想法,就算她不能感同身受也能体会一二。
    “大哥,如果你喜欢大嫂,你没想过要合离也没想过要以后各自安好,那么你就要给与大嫂关爱,让大嫂振作起来,帮助大嫂得到全府上下的认同,得到祖父的认同,虽然不容易但也不是很难的。”
    “旁人说太多一定不及你的一句关怀,只要大嫂和你一心赵家不攻自破。”
    “能抗住赵家的人只有大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从夏朝开始修仙  我的老婆是祸水  我的商界征途  妄与她  人上人  反向捕获  新欢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别和我装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