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舒月点头表示自己一定管好嘴巴,他这才说:“发现了一种新的小分子,比灵气暴虐,并且会吞噬灵气,影响人的神智,还不会散掉。”
    这和玉麒麟口中邪魔的特性几乎一模一样了,王舒月顿时来了精神,继续追问细节,可钱皓就知道这么多,只能作罢。
    不过玉麒麟说这些邪魔现在出不来,那这个自爆凶犯的一切反常行为,或许只是因为受到了之前的风暴龙卷风影响。
    反正有玉麒麟打包票,王舒月心安不少,便不再纠结此事。
    次日一早,钱皓高高兴兴来到医院,办好出院手续,接王舒月出院。
    下午两点,王舒月就敬业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还是熟悉的出租中心广场,不过经过整治之后,各种乱像已经消失。
    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市民们最爱逛的大商场之一,里面各种修仙和科技结合产物,琳琅满目,看得人目不暇接。
    王舒月顶着隐匿法术,优哉游哉走在街道上巡逻,没有人能够认出她就是阳光女侠。
    这种不被注意的感觉,让王舒月觉得无比的自在。
    正走着,前方售卖飞行器的店铺门口忽然传来了争执声。
    “你们俩懂不懂规矩?假币也敢拿出来?信不信老子报警!”
    店老板的声音中气十足,成功引起吃瓜群众们的注意,一个个全都涌了过去。
    王舒月跟着人群靠近,就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中年男人,穿着白色褂衫,黑色短裤,踩着一双人字拖,正指着两名打扮古怪的男人骂骂咧咧。
    两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刚出头的样子,穿着粗布交领长衫,脚下穿着布鞋,头发是少见的长发,全部用簪子盘在头顶,乍一看,还以为是两个古代穿越过来的人。
    这种打扮,也就是在电视里见见,就连古老的修真家族里也难得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好奇的人们难免对这两人指指点点。
    两人眉头微皱,显然很不喜欢这种待遇,冷眸扫了过来,森冷的目光,成功逼停那些交头接耳的议论声。
    “喂!我说你们俩是不是得有个表示?”光头老板见自己说了一通这两人还是一语不发,忍不住大声喝了一句。
    个子稍高的男人这才被迫开口解释:“这纸币是我二人用灵石换的,那店铺就在前边,我等也不知是真是假,你若说是假,又如何证明?”
    在他看来,那红色的纸币每一张都是一模一样的,根本毫无区别。
    店老板冷不丁听见这话,只以为自己是跟两个幼儿园小朋友在对话。
    哦,不对,人家幼儿园小朋友都能辨别假币了好嘛!
    店老板再次打量了两人一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人怪怪的,不由得怀疑:
    “我说,你们俩是不是故意来闹事的?啊!”
    “这年头还有不知到纸币真假的人?”
    老板把手里的两张纸币丢给二人,“你们给老子好好看清楚,这两张钱连人像都印错了,这不是搞笑?”
    矮个男人抓住两张纸币,怒视老板,“小老儿,莫要欺人太甚,我等初来乍到不懂,你好好说便是,何以至于如此辱人?!”
    说着,又道:“既然纸币有问题,那你把我们余下纸币一并还来,这笔买卖我等不做了!东西也不要了!”
    “嘿?”老板给气笑了,对围观众人说:“这两人说话怪有意思的,我招呼他们两人一早上,不知道耽误了多少生意,这两人居然企图拿假币忽悠老子,现在忽悠不成,说不要就不要了,那老子的精神损失费你得赔点吧?”
    这话也有道理,现在服务都是要收费的,人家忙碌一早上临了什么也没落到,心里肯定不痛快。
    眼看着群众们附和着要求两人给点补偿费用,两人神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那阴沉沉的眼睛锁定店老板,高个男人忽然释放出精神威压,喝了一声:
    “小老儿不过练气三层修为,莫要找死!”
    店老板只觉得身上一重,差点跪下。
    矮个儿男人一抬手,灵剑凭空出现,拔剑直指店老板,“钱还来!”
    动武器了?
    围观群众们这才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劲。
    店老板独自一人看店,修为也不高,被两人前后一夹,顿时动弹不得。
    那剑尖就比在老板脖颈前一寸,透着寒芒,把店老板惊出了一身冷汗。
    围观群众们倒吸了一口冷气,纷纷往后退去。
    此时,只听见一道女声突然出现。
    “放下剑,否则我就开枪了!”
    不知何时,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对准了矮个子男人的后脑勺。
    王舒月现身,那一身黑色警服,给人们带来了满满的安全感。
    被挟持的店老板大喜,忙喊:“警官救命!”
    王舒月喝道:“放下武器,抱头蹲下!”
    冰冷的枪口就对着脑袋,矮个男人和同伴对视了一眼,犹豫半秒,这才收起飞剑,转过身,看看来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张年轻的面庞映入眼帘,居然是个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姑娘!
    两人目中警惕顿时松懈下来,瞄了眼王舒月身上的制服,猜测到她或许是管理治安的人,不等店老板开口告状,两人先一步对她抱了抱拳。
    “今日算我二人倒霉,这钱也不要了。”
    说罢,两人转身就要走,居然一点都没把执法者放在眼里。
    在这两人身上,王舒月看不到一丁点对法制应该有的敬畏,这对生活在红旗下的种花家子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站住!”
    王舒月喝住两人。
    这两人的行为举止,给她一种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怪异感,并且还持有刀械,她不检查一遍不可能放他们离开。
    “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和持械证,配合检查。”
    为了让两人配合,王舒月还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
    却没想到,两人停下回头看了她一眼,居然心虚的立即取出飞剑,御剑就要逃。
    王舒月一看,这绝对有问题,一个快步追了上去!
    手中五色盈彩手链一摇,五色光芒袭去,两人脚下的低阶飞剑瞬间失灵,连带着两人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从夏朝开始修仙  我的老婆是祸水  我的商界征途  妄与她  人上人  反向捕获  新欢  第一夜的蔷薇2·逆光  别和我装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