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也不是所有的鬼怪妖魔都会害人。
    许氏夫妇的言行举止,让苏御对于鬼魅之物的印象稍有改观。
    从第一次见到许夫人的胆战心惊,到这一次的坦然应对,苏御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所以在铺子里睡的这一晚,反倒是他穿越过来后,睡得最舒服的一次。
    当然,那柄短刀一直都在他身边。
    大早上的,他被街道上卖豆汁的吆喝声惊醒,这才揉着惺忪的睡眼,将门板全都打开。
    开门做生意。
    “不对?我为什么要说是生意呢?”
    苏御望着自家门口的那副牌匾: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
    “是啊,这并不是一门生意。”
    联想到前身的父亲,经常会免费为那些付不起诊金的穷苦人诊治,苏御顿时有些汗颜。
    自己所在的这一行,好像不应该把金钱看的太重,正如前身父亲时常教诲的那句话:“医者,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当存济世之心。”
    苏御本身,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怀,但他觉得,如果在不影响自己生活的情况下,适当的为一些看不起病的穷苦人免费诊治,还是完全可以的。
    自己眼下的积蓄,足足有一百七十多两银子,按照清河县的物价水平,就算奢侈点花,也能坚持两个月。
    所以苏御决定,今日免费诊治,试试水,顺带可以打出点名气,让附近的居民认可自己的医术。
    有望气术,再加上从小到大背的滚瓜烂熟的无数个药理方子,他绝对有信心。
    在此之前,他先去了一趟板材铺。
    “我说苏老弟,你这能不能行啊?谁家的门板是天天坏啊?”
    “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苏御决定,以后谁再敢砸自家门板,我就跟他刚上了。
    在街边买了一些杨铁花最爱的糕点,苏御去了一趟铁匠铺,和小花同志约好了,晚上大悦楼见。
    然后又去了城东的李记布庄,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李小辉约好晚上见面后,这才返回药铺。
    取来一个小木牌,写下【今日免费诊治】,挂在门外。
    整了整衣衫,在诊桌上坐下后,苏御准备迎接第一个病人的到来。
    “老兄,你这只是闪了腰而已,不是什么大事,什么?肾亏?不会不会,就是腰肌损伤而已,吃几服跌打损伤的药就好。”
    “求子?我说大娘,你这个年龄,生孩子很危险的,我建议你还是别想了,抱养一个也挺好嘛。”
    “你这是湿气重导致的,我开几副除湿的药就好,放心,今日诊金免费,药也是免费。”
    “张开嘴,伸舌头,嗯嗯,我知道了。”
    “老弟,你这是真肾亏,冒昧的问一句,一夜几次?........???嘶~~~~”
    让苏御意想不到的是,整整一个上午,他一共诊治了三十多位病人,连带抓药,都是他一个人在忙活。
    等中午算账的时候才发现,单是药钱,就搭进去了三两银子还多。
    “我终究是低估了免费这两个字的威力啊。”
    怪不得前世的药店门口,白领一袋洗衣粉,都能排上百人的长队。
    不过他倒是没怎么心疼,毕竟这两天在许夫人和蒋虎身上赚了不少。
    寻常百姓吃药,少有超过五百文的,基本在五十文和两百文之间。
    只有那些有钱的富贵人家吃药,才会挑精细的药材。
    苏御决定,免费诊治这种事情,一个月最多一次,或是两个月一次,等到名声彻底打出去之后,自己就只会给那些真正看不起病的穷苦人家免费诊治。
    要赚钱,还得是在富贵人家身上。
    下午的时候,他又接连诊治了四十多位病人,好在都是些小病,用药都很普通。
    而且有几位对苏御的医术不是很放心,压根就没打算吃他开的药。
    傍晚时分,刚摘了免费诊治的牌子,板材铺老板亲自扛着两块门板,给苏御送来了。
    除了门板钱,苏御额外又加了五枚铜钱,算是感谢老板辛苦一趟。
    关了铺子,苏御径直去往大悦楼方向。
    清河县,位于大乾王朝山南道东南方向。
    道,相当于前世的一个省份,按照这个世界的交通情况来看,那是相当的大了,很多百姓甚至一辈子都走不出县城,州府的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更别说京城长安了。
    大乾王朝的京城也叫长安,皇帝也姓李。
    清河县南依邙山,东有沧澜江环绕而下,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尤其是一年前,朝廷拨下巨款,打算在清河县以东的绿水堡修建一座河运码头。
    码头一旦建成,将会成为整个山南道数一数二的漕运枢纽。
    一时间,周边郡县,甚至是其他州府的诸多百姓,纷纷朝着清河县涌来,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大悦楼是整个清河县,最好的酒楼。
    听说掌柜的以前在山南道总管府当过厨子,厨艺一绝,不过苏御肯定是吃不到了。
    因为当一个人赚到钱后,很多事情都不会亲力亲为了。
    区别于其他地方的冷清,大悦楼所在的大北街,热闹的的不像样子,三教九流龙蛇混杂,很多都操持着外地口音。
    妖精鬼魅这种东西,也就寻常百姓唯恐避之不及,像那些武者修士,仗着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带鸟的。
    比如苏御,仗着隐身术穿墙术,都开始计划哪天晚上去青楼见见世面了。
    远远的便瞧见小花同志和一个相貌平平的布衣少年,正等在大悦楼外左右张望。
    “喂!你们俩中午吃饭了没?”苏御摆手招呼两人。
    见到苏御后,杨铁花小麦色的清秀脸庞微一愣神,“为什么要问中午吃饭没?”
    “他的意思是,晚上要胡吃海喝,中午最好别吃饭,空着肚子,”布衣少年表情无奈说道。
    “还是你懂我,”苏御大力一拍小辉肩膀,“走吧,进去呗,在外面杵着干什么?”
    说着,苏御带头就要迈上台阶,却被李小辉一把拉住,
    “我刚才和小花合计了,今晚咱们去对面的香满楼吃吧,我请。”
    苏御听了,心里忍不住一阵感叹,什么叫朋友?这就是!
    小辉肯定觉得自己如今过的比较拮据,才想着给自己省点钱。
    几天前,一碗羊肉馅的饺子,硬是被小辉跨了半个县城给苏御端到了铺子里。
    饺子不值钱,情义值千金。
    这也就是为什么,赚了第一桶金后,苏御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带小花和小辉吃顿好的。
    苏御直接上前,一手一个,拽着小花和小辉就登台阶,
    “放心啦,我有分寸的,咱们仨好久没在一起聚聚了,别墨迹了,跟个娘们似的。”
    李小辉一脸不情愿的被苏御硬生生拉进了大悦楼。
    至于杨铁花,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在出门前,跟自己老爹苦苦求了五两银子,打算最后结饭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聊斋斩妖人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全球神袛:奖励百倍  道友请上线  绝世神帝(又名:威震神界)  盖世剑神  麻衣祖师  牧农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