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仙侠修真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二五章 许夫人的信
    “天启十一年,十一月初,我接受了他的求婚,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他,并且,我将自己从前的过往,全都告诉了他,他很惊讶,好像吓傻了欸~~~~”
    “天启十二年,嫁与许郎,余生相夫教子,恩爱白头。”
    “天启十三年,七月,我怀孕了,哎呀,好可怕,一想到肚子里有个小东西,夜里都睡不好欸~~”
    “天启十四年,五月初三,当我来到许郎书房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了,当然,我也逃不了,因为我看到了赵无极,准确来说,是赵无极的仙人遗蜕。”
    “看来,天官楼主当时斩杀赵无极时,还是被他的一缕残念逃掉了,当我在写这段话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亡魂,和许郎一样,被赵无极的遗蜕剥离出了身体,我知道他想做什么。”
    “我是天生道胎,与道祖生辰一致,他想将我炼化为炉鼎,修习道祖手抄的十七页真经中的道心种魔篇,”
    “现在,他又盯上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因为他知道,孩子一旦出世,将继承我的道胎,我该怎么办.......”
    “天启十四年,五月十四,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赵无极的遗蜕并没有自我意识,他只不过是在履行赵无极死前交代给他的任务,仙人遗蜕的修为,不及原身十分之一,我在想,他应该没办法凝练出魔种吧?”
    “天启十四年,五月十六,孩子还活着,只不过状态很差,身为亡魂又没了修为,我不知道该怎么保住孩子,还好,赵无极会想办法,他每天都会离开,去寻找天心草,为我腹中的孩子延续生命。”
    “天启十四年,五月二十,天心草本就是稀世仙药,赵无极似乎也寻不到了,孩子的气息越发微弱,好在距离临盆应该不足一月,天心草残留在孩子体内的灵气,也许能让孩子熬到那一天。”
    “这似乎是一场赌博,身为母亲,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无法出生,睁眼看看这个世界,但是一旦出生,有可能会被赵无极当做炉鼎,我在赌,赌赵无极的遗蜕根本无法炼出魔种。”
    “天启十四年,五月二十一,清河县周边是块宝地,这里生长的药材,比别处都要好,于是我自己写了一个保胎方子,到一心堂抓药,赵无极的遗蜕并没有阻止我,服下药后,效果还行。”
    “天启十四年,六月二十二,今晚的苏小哥很奇怪,他似乎不敢给我开门,而是将药包从通风口扔了出来,还说药铺明天就要关门,让我以后不要再来,真的很奇怪.......”
    “天启十四年,六月二十三,孩子闹腾的厉害,我需要更多的药材,于是我又去了一心堂,敲了很久的门,苏小哥都没应声,不得已,我只好硬闯,想着自己抓些药,将银子留下就好。”
    “这时候,苏小哥出现了,我能感觉到,他变得很不一样,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以前的他眼神中有一丝呆滞和无奈,但现在,却变得非常灵动,甚至有一丝狡黠。”
    “不对劲.......这不是同一个人.......”
    “他很快为我抓好了十副药,放在桌子上,让我自取,从前,他都是将药包递给我的.......”
    “我猜想,他很可能已经看出了我的根脚,他是被人夺舍了吗?”
    “最近绿水堡那边正在修建一座河运码头,我知道那只是个幌子,真正的原因,是朝廷坐地起价,打算将绿水堡旁边,灵气极为浓郁的净落山,划分成数块区域,卖给出得起价格的修行者,因此,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修行者来到了清河县,也许,苏小哥就是被一个外来的修行者占据了身体。”
    “但我能感觉到,他没有恶意。”
    “天启十四年,六月二十四,孩子的情况很糟糕,天心草的药力彻底消失,安胎药也已经无济于事了,我很着急,自身魂魄被孩子牵连,随时都可能烟消云散,不得已下,我在许郎的搀扶下,又来到了一心堂,希望求助苏小哥。”
    “我知道他就在里面,但上前敲门却无人回应,许郎失了耐性,砸烂了门板。”
    “原来,是钦天监的秦捕头在拦着他,秦捕头还说我肚子里怀的是鬼婴,呵呵......真是可笑,亏你们钦天监还是出自道门太清一脉。”
    “苏小哥的灵气精纯柔和,绝对是正统出身,我猜的不错,他确实变了,当我将那枚种子咳出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多么的傻,原来,赵无极的遗蜕早已将魔种不知不觉的种在了孩子体内。”
    “离开铺子后,我知道许宅是不能再回去了,赵无极一旦发现魔种不在了,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只能冒险带着许郎逃离清河县,但还是被赵无极抓到,他禁锢了我夫妇的魂魄,扔进了棺材,并且再次将一枚魔种,种进了孩子体内,我万念俱灰.......书于六月二十六。”
    “天启十四年,六月二十六,我身上的禁锢突然消失了......身体也开始了正常腐烂,夫君的亡魂已然消散,而我的魂魄,也在快速消亡着.......我能猜到,这是赵无极的遗蜕被人收拾了。”
    “天呐,我的孩子就躺在我的身边,千辛万苦,我们母女终于见面了,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脸蛋,还有她幼小的胳膊。”
    “她好漂亮,像我小的时候。”
    “我的眼泪滴在了她的小脸蛋上,我笑着帮她擦掉,”
    “乖孩子,你要记住,你的父亲叫许万霖,你的娘亲来自昆仑顶,她叫司纯。”
    “后来,门外那个傻道士带着许家的人进来,看到了棺材里的孩子,那道士竟然说孩子是死人生出来的,有邪气,最好还是封死在棺材里。”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钉上棺材,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我的亡魂,马上也要消散了.......”
    “不!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我要救我的孩子。”
    “我写下一封信,信中写明,只要将此信交给一心堂的苏小哥,就可以拿走信封里的这一万两银票,我将这封信,塞进了柴房中正在偷欢的小厮阿明怀里.......”
    “我就要离开了,我的魂魄,已经不足以支撑我提起笔.......”
    “许郎,妾身对不起你.......孩子,娘亲对不.......”
    .......
    良久,
    苏御合上册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将小册子贴身放进怀里,并且拿走了盒子中的银票。
    苏御回头看了一眼许氏夫妇的牌位,身形一闪,出了阁楼。
    他要找到那个孩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聊斋斩妖人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全球神袛:奖励百倍  道友请上线  绝世神帝(又名:威震神界)  盖世剑神  麻衣祖师  牧农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