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仙侠修真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四二章 道心崩了
    苏御仔细阅览折子上的内容,
    大概意思是,共有十三家宗门,花费令人咋舌的巨额黄金,购买了净落山一带的三十余座山峰。
    其中赫然便有琉璃宗的名字,花费黄金三十四万四千二百八十五两,购买了望月峰。
    嗬~这还有零有整的。
    最猛的,是一个叫仙农园的宗门,直接买了四座峰,花费黄金一百万两。
    一座峰三十四万,四座峰一百万,看样子买的多了还有折扣。
    这封折子,大概相当于合同一类的文书,代表着这些宗门得到了朝廷认可,可以在净落山一带开府修行。
    怪不得他们这么重视,这玩意相当于地契啊,
    这封文牒的最后一页,还有一个朱批的半圆。
    苏御就算历史学的再不好,电视剧看多了,也知道这是皇帝的披红,御笔一勾,表示已阅或者同意的意思。
    当初许夫人的信中就有说明,说什么朝廷坐地起价,将灵气最为浓郁的净落山一带卖给那些出得起价格的仙府宗门,至于绿水堡的河运码头,看样子只是一个附加品。
    三百万两银子的码头,还不如琉璃宗的一座山峰值钱。
    苏御觉得,这东西自己可不能留着,这是个烫手的山芋,应该想办法交给秦清。
    当然了,自己是不能暴露的,杀了两个朝廷命官可是死罪。
    得亏自己做的干净,没有留下马脚,这要是被查到了,脑袋都得搬家。
    返回地面之后,苏御看到秦清正在询问夜香楼的管事,
    “昨晚到现在,都有谁进出过夜香楼?”
    “回秦捕头的话,夜香楼眼下住的都是常客,昨晚并没有新人入住,今早时分,玄字三号房,玄字六号房的两位客人曾匆匆离开,至今未归。”
    苏御听在耳中,顿时双目一亮,你这“匆匆”二字,用的妙啊,高汉卿和他的师兄就算是清白的,你这两字很容易让人遐想啊。
    果然,秦清皱起眉头:“这两个客人叫什么名字?”
    “回秦捕头的话,一位叫叶明生,一位叫高汉卿。”
    “是他们?”秦清眸子眯起,转身向身旁的赵携吩咐道:“立即去查,这俩人去了哪里?”
    “明白!”
    好家伙!有嫌疑人了?赵携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溜烟的窜出酒楼。
    张县令更是兴奋的从椅子上蹦起来,一脚一个,踢在那些捕快的屁股上,
    “还特么愣着干什么?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两个人给我找出来。”
    “是!”
    苏御返回凉亭坐下,脑中开始思索。
    如果将这封文牒,想个办法放在秦大姐很容易就可以看到的地方,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妥善的办法。
    如果别人问起,文牒怎么找到的?难道秦大姐回答:我捡到的?
    这无法令人信服啊。
    说不定还会给秦大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学秦大姐,将包袱甩给别人。
    秦姐,吾师也。
    至于甩给谁,都不用他多想,叶师兄责无旁贷,高贤弟当仁不让。
    这两人离开前,曾说要去城外接应什么人,于是苏御直接施展土遁术离开了夜香楼,赶往城外。
    清河县城的地理位置,北靠山峦,西面是荒无人烟的沼泽地,往东的话是去往绿水堡的方向。
    不用猜,这两人一定是去了南面。
    出城之后,苏御一路向南,路过葬有许氏夫妻的乱葬岗时,发现这里的风水正在悄悄的发生改变,半山坡上,一条两寸多宽的溪流从山里渗出,弯弯绕绕的经过乱葬岗,一路向下流去。
    别小看这顶多两掌宽的水流,按望气术上的说法,这叫水龙走穴,葬于此处,利家中晚辈福寿安康。
    苏御远远的朝着二人的墓穴拜了拜,心想着将来等小初墨长大了,找个合适的时机,再跟她提这回事。
    自己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不让小初墨来拜拜她的亲生爹娘。
    再往南走了十余里,苏御在官道的树林里,发现了正在闭目打坐的叶、高二人。
    高汉卿盘坐在一块长满青苔的大石上,
    叶明生更是绝,整个人盘膝漂浮在半空,方圆十丈内,蚁虫绝迹。
    逮着空就修行,这两人好像都比自己勤奋啊.......
    不过,勤奋有用吗?
    苏御就这么躲在不远处的树下窥探着,脑子里在想,找个什么办法栽赃给两人呢?
    这似乎并不容易。
    不知过了多久,打坐中的叶明生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双掌向下,缓缓平放在膝盖上。
    当他的眼神望向不远处的高汉卿时,明显流露出一丝鄙夷,
    “高师弟,我体内灵气已经循环了十个大周天,你呢?”
    一个大周天相当于十个小周天,
    一个小周天,就是灵气从头顶灵台穴开始,经过脚底涌泉穴返回,期间经过体内各处窍穴循环一遍。
    而苏御的一个小周天,不过就是眨巴下眼的功夫。
    高汉卿颓然的收起吐纳,“我只是循环了三个大周天,还是师兄厉害。”
    叶明生嘴角微翘,当然是我厉害,你把时间都用在了女人身上,而我,都用在修行上面。
    “秦清那晚坏了你的好事,八成是那个叫苏御的怂恿的,我会帮你处理掉他。”
    高汉卿神情一愣,“师兄是打算杀了他?”
    “没错!”
    “可是.......难道师兄不怕因此得罪秦清吗?这两人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般。”
    “多虑了,我私下调查过,这两人没有任何关系,杀了他,秦清根本不会在乎,当然,为了以防万一,我会让他死的神不知鬼不觉。”
    高汉卿笑道:“一个蝼蚁竟然让师兄动了杀心,这小子九泉之下也该觉得庆幸。”
    叶明生冷笑道:“我不会亲自动手,那会脏了我的手。”
    呵呵.......
    偷听到一切的苏御,在树底下连连冷笑。
    这两个自大狂,完完全全把自己当成蝼蚁了啊这是?
    曾几何时,他以为秦大姐已经够自大了,直到今天见到卧龙凤雏二位,才觉得秦大姐甚至有些低调。
    再怎么说,人家秦大姐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又是出自人尽皆知的钦天监,自大也是有资本的。
    你们俩呢?琉璃宗也就是在山南道有人把你们当回事,离了山南道,谁认识你俩?
    真是癞蛤蟆插鸡毛冒充大尾巴狼。
    大约半个时辰后,苏御心神一动,抬头望向半空,
    只见十余道身影御空而来,在半空上划出十数道弧光,
    这些人有男有女,各个衣衫飘摇,好不潇洒。
    男的风流英俊,女的姿容绝佳。
    苏御看在眼中,心想有点意思啊,这琉璃宗招收弟子,难道是看脸的?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也行。
    为首一名缚剑中年,落地之后,右手掌心漂浮着一尊九层玲珑金塔,
    “检测到灵气残留,是否汲取?”
    苏御瞥了一眼那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宝塔,在心里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能汲取,免得打草惊蛇。
    只见那持塔的中年人,朝着叶明生笑着打招呼,
    “让叶师侄久等了,”
    叶明生低头看了一眼阳光照射在树下的影子,皱眉道:“确实久等了,柳师叔足足迟到了一个时辰。”
    嗯?
    我就跟你客气一句,你还跟我杠上了?你还知道我是你师叔?
    中年人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我们便早些动身,等到了望月峰后,将此琉璃宝塔放置于山顶,我等便可返回宗门复命。”
    “好!那.......”忽然,叶明生皱眉看向山脚。
    唰唰唰.......嗖嗖嗖.......
    三十余道身影,动若脱兔般,朝着他们所在之地飞速掠来。
    其中有人朝着树林这边喊话道:“衙门办事,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
    这是赵携的声音,
    “衙门?什么衙门?”柳师叔皱眉望着山脚下赶来的这帮穿着捕快制服的粗鄙武夫,心想着一群小捕快,怎么也敢跟我们叫板?
    “谁叫叶明生、高汉卿,给老子站出来。”
    赵携在清河县作威作福惯了,加上他又不知道叶、高两人的底细,语气中多少有点不知好歹。
    虽然眼前的这些人穿着都很不寻常,应该是修行中人,
    但是,今天这件案子涉及到了礼部,就算是炼气士,我特么也照查不误。
    叶明生最不能忍的是什么?就是一个凡人跟自己叫阵,尤其还是个粗鄙不堪的武夫。
    只见他一声不响,长袖一卷,一抹肉眼难查的虹光朝着赵携激射而来。
    这是一柄一寸长的小巧飞剑,
    赵携要是被这玩意射中,十死无生。
    “不好,他敢拘捕?”赵携心中大骇,下意识的拔刀就斩,希望能挡住这支“暗器”。
    “检测到灵气残留?是否汲取?”
    “必须汲取!”
    再迟一步,赵携的小命就交代了。
    一抹所有人都无法看到的绿色虹光从那柄飞剑中飘离,钻入苏御胸口。
    “获得法术:驭剑术。”
    “剑虽外物,然可驾驭,以气驭剑,身剑合一,驭剑飞击,快同电闪.......”
    终于.......
    我终于有了一门攻击性法术了,苏御内心的狂喜可想而知。
    “哐当”一声。
    失去灵气的飞剑,被赵携一刀斩落,
    叶明生和赵携,都懵了.......
    赵携呆呆的望着跌落在草丛间的那柄小巧飞剑,脸颊抽搐,
    “这.......这是飞剑?”
    他就是再没见识,也知道飞剑不是一般炼气士可以拥有的。
    我竟然在飞剑下活下来了?还将它斩落?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
    反观叶明生,隐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
    我......我竟然失手了.......
    还是面对一个粗鄙不堪、顶多二品的下三滥的武夫?
    我......我的道心崩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聊斋斩妖人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全球神袛:奖励百倍  道友请上线  绝世神帝(又名:威震神界)  盖世剑神  麻衣祖师  牧农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