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素芳斋的时候,苏御就发现,这位自称孔大叔的中年人,与雅夫人之间并没有任何言语交流。
    而雅夫人当时的表情,也从最起初的愠怒,逐渐转变成惊骇,直至最后的无奈。
    由此不难猜到,孔大叔估计又是用了他那种心语传声的术法,警告了雅夫人。
    秦大姐到底什么来头啊?连身边的一个手下都这么霸气侧漏。
    对方这么帮自己,想来应是看在秦大姐的面子上。
    孔渊在前领路,神情悠哉,仿若远游的旅人,欣赏着夜色下的绿水堡。
    苏御则是握着刚到手的这柄斩龙剑,跟在对方屁股后头,像是一个小跟班一样。
    “苏老弟,你瞧远处的山脉轮廓,那里就是净落山,”孔渊站在一处建有凉亭的小山包上,指向远方。
    苏御随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如同巨龙之脊盘踞于大地之上,
    云雾萦绕山间,仿佛蒙上了一层面纱,让人看不清全貌。
    嗯?他为什么好好的指给我净落山?
    “我知道那个地方,净落山算是邙山的余脉,也是山势最高的地方,应该是龙首之处,”苏御漫不经心道。
    孔渊回头看了一眼苏御,笑了笑,
    “苏老弟看的很准,很多人都以为邙山以北的绝龙岭才是龙首,实则大错特错,净落山位于邙山以东,中间有沧澜江相隔,看似余脉,实则按【山经】中的描述来看,这叫做龙回首,此等地势天然便是聚灵之所,”
    “苏老弟一眼就能看穿,应该是懂些风水望气之术吧?”
    这位大叔脑子转的太快了吧?
    苏御摇头道:“不懂,我也是听别人说起过。”
    孔渊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很明显,他不相信苏御说的。
    小姐曾经在私下叮嘱过,苏老弟撒谎时表情自然,浑然天成,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如今的净落山,与往日大有不同,苏老弟可知原因?”
    “不知道。”
    睁眼说瞎话好吗?.......孔渊不以为意道:
    “像净落山这等宝地,最适合修士用来做修行之所,灵气之浓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朝廷当年封禁此山,禁止一切人等靠近净落山,所以清河县周边的百姓只知净落山奇峰陡岭,叠嶂峰峦,却不知其中乾坤内敛。”
    “苏老弟既然看过山水文牒,就不要再装傻了,”
    “噢~~”苏御恍然道:“原来孔大叔是在说那件事啊。”
    不是这件,还能有哪件?孔渊翻白眼道:
    “此刻的净落山,已有仙府宗门十三家,瓜分灵峰三十七座,其中以天都峰灵气最盛,由剑崖占据,以望月峰灵气最差,归琉璃宗所有。”
    说着,孔渊眼角余光看向苏御,发现对方正一脸神往的望向净落山方向。
    还挺能装的......孔渊继续道:
    “这十三家宗门,受朝廷敕封,可以在各自山峰结庐修行,他们每人身上,都有一块净山牌,只有持此牌者,才可以安全进入净落山地界,否则会被山中布置下的山水大阵视作外侵之敌,直接绞杀。”
    “苏老弟是个明白人,应该懂我话的意思吧?”
    “懂了~~”
    苏御是真懂了,从对方不明不白的出现在素芳斋的时候,他就猜到对方绝对是有目的的。
    先是无缘无故指给他净落山方向,接着又暗示他,没有那个什么净山牌,最好别往山里走。
    人家这是在好心提醒自己。
    只不过.......他是怎么知道我要去净落山的?
    对了!
    当时我以驭剑术驾驭飞剑射向叶、高二人,已经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和这两人有仇怨。
    高汉卿已经死了,但叶明生还活着,这位大叔估计是猜到我会收拾叶明生,才会在这大晚上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个大叔心智很高啊.......
    “那我不去了,”苏御只好作罢,为了杀一个叶明生贸然进入净落山,被那什么山水大阵绞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老弟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孔渊笑呵呵的从袖子里拿出一块不知由什么材质制成,上面写真【山水净明】四个篆字的牌子,递给苏御,
    “我是来给苏老弟送牌子的。”
    啊这.......
    什么来头啊?这牌子都有?
    先是帮忙赊剑,又是好心提醒,然后还送牌子?
    这是一条龙服务啊。
    “这是秦大姐的意思?”
    “当然是我们小姐的意思,要不我孔某吃饱了闲着没事干,大晚上跑这里来?被窝里头不暖和吗?”
    苏御收下牌子,点头道:“帮我谢谢秦大姐。”
    孔渊摆手道:“朋友之间不要谈‘谢’字,这是我家小姐说的,”
    “孔叔难道不好奇,为什么山水文牒会在我身上?”苏御终于将这句话问出口,对方可是唯一一个看到,自己将山水文牒塞进高汉卿怀里的目击证人。
    “好奇?”孔渊摇了摇头:“我年轻时候好奇心很重,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管,因此吃了不少亏,现在年龄大了,身外之事也就看淡了,谈不上好奇,毕竟......”
    说着,孔渊指了指自己脑袋,“我已经猜到了。”
    明白人说话就是这么含蓄,什么都也不跟你说透,点到为止。
    苏御笑了,“秦大姐还不知道吧?”
    “当然 不知 道!”
    孔渊表情严肃,义正言辞道:“孔某人一言九鼎,说给苏老弟保密,那就一定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我家小姐。”
    “那就谢谢了,”
    “不客气。”
    话音方落,孔渊身形一闪,整个人就这么原地消失。
    苏御惊骇的发现,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已经出现在二十丈之外,
    再眨眼,四十丈,再再眨眼,他就已经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了。
    绝对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苏御不由的长叹,秦大姐这个人.......啧啧.......真是义气啊,
    自己欠了人家这么多,以后可怎么还?
    这大晚上的,都不忘让手下跑来给自己提醒送牌子,这份心意,必须心领.......
    “嗯?”
    “不对吧?”
    苏御隐约觉得,好像哪个地方有点问题,但他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沉吟半晌后,他忽的一拍额头。
    “秦大姐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去净落山?她可是不知道我和叶、高两人有仇的.......”
    “好嘛........孔叔啊孔叔,你跟我玩阴阳人这一套?”
    真是人不可貌相,你孔大叔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聊斋斩妖人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修仙从抽到超人体质开始  全球神袛:奖励百倍  道友请上线  绝世神帝(又名:威震神界)  盖世剑神  麻衣祖师  牧农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