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则,他也无法预料到下一个受害者,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发生。
    眼神低垂,李商看向桌面。
    他缓缓的开口,语气中有一抹化不开的恐惧。
    “我...对我自己而感到恐惧。”
    第一句话,就听的唐渊三人心里一跳。
    “如你们所知。
    我看起来就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
    并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像这样能够平淡地生活下去,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当我以为我的生活会像这样持续下去的时候,上天仿佛和我开了一句玩笑。”
    眼神一闪,唐渊心里暗道。
    “来了。”
    “那是8月7号的那一天。
    我记得很清楚下,大概在晚上8点左右的时候。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仿佛做了一个梦。”
    “我化身为一只恐怖的怪物。
    尽情的在大厦里走来走去。
    我能看到每一个人,那些人却看不到我。
    我化身幽灵,随着公司主管高峰的步伐,跟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男厕所之中。
    那也是事件所发生的地方。”
    “看到他,我就一阵愤怒。
    无法忘记他这些天来对我的刁难。
    这股愤怒撕毁了我的理智,暴力和杀意掌控了我的身躯。
    我抬起自己那粗大的手掌,粗暴的将高峰从厕所隔间里面扯出。
    然后在他哭喊声中,用力的掰着他的脑袋和他的下肢......”
    李商眼神恐惧,语气飘忽。
    “我猛的一拧。
    随着骨骼咯吱的作响。
    鲜血,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境。
    可是当有人跑过来大喊的告诉我们,高峰被人残忍的在杀死在男厕所里之后。
    我的心,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我随着报警的人去那厕所一看。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现场,那个死法,以及死者脸上的痛苦、绝望的表情......”
    “可是仅仅如此的话。
    也并不能证明那个死者,就是你杀的!
    不说其他,就死者身上的那种伤势,凭你的身体力量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而且通过厕所外的监控录像,你有着非常清楚的不在场证明!”
    抬手打断了李商的话,夜小柯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与其说是犯罪,不如说更像是某种预知。
    她甚至在心里判断,眼前的这个名叫李商的家伙。
    也许是意外觉醒了某种预知之类的能力。
    只不过这种能力,以现有的仪器还无法探测出来。
    向唐渊和卫泽言两人寻求意见。
    卫泽言没有说话,反而是唐渊笑着对李商开口了。
    “你的经历很有意思,请继续往下说。”
    恶灵的能力千奇百怪,在有逆发结罗的情报之后。
    唐渊敏感的注意到。
    李商的话语中,有一个和逆发结罗的遭遇,相同的特点。
    那就是,无法被常人所看见。
    当然,是与不是。
    还需要继续听李商之后的内容,才能作出合理的判断。
    向陈阳要了杯水。
    也许是看出了夜小柯眼中的质疑,李商将那杯中的水一饮而尽,然后说。
    “首先说明,我的故事无论听起来多么的不可思议,那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他抿了一下嘴。
    “如果是一次单纯的做梦,还算巧合。
    我现在,几乎每天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能做梦。
    梦到自己化身那个怪物,然后在公司里来来回回的走动。”
    “我甚至能感觉到那颗杀戮的心。
    仿佛是在挑选什么猎物。
    我甚至看到自己时不时的会用手上的指甲,在某一些角落里划下一些划痕。”
    他抬手甩出几张照片。
    指着照片上的划痕,对大家说。
    “我把梦里的痕迹和现实中的这些痕迹,一一对照。
    而且你们看,这些痕迹都不是陈旧的,而是近期才留下的!”
    唐渊,夜小柯,卫泽言三人,人手一张照片。
    他们仔细的观察着照片上,地面和墙壁上所留下的划痕。
    “的确,如你所说那些痕迹的确是近期残留下来的。
    可是即使如此,也无法说明什么。
    你总不能说这是你梦中的怪物,跑到现实里面。
    然后在那些墙壁和地面上,留下的这些痕迹吧?”
    “也许是之前有什么人故意留下,然后被你路过刚好看见了也说不定。
    所以在你做梦的时候,潜意识的就将这一些记忆给加工了。
    当你在梦醒之后,前去一一对照的时候。
    再次加深了你的这种印象。
    使你对自己在梦境中所做的事情,深信不疑!”
    夜小柯并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就一定会相信什么的性格。
    她之所以连续不断的举出一些反驳的例子。
    是希望通过这种举措来引导对方,说出更多更加详细的经历和信息。
    瞥了一眼夜小柯,陈阳的嘴角微微一勾。
    然后,就继续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记录着笔记。
    自己的证据又被质疑,李商的情绪开始变得不稳定。
    他脸上流着汗,张着手叫到。
    “我,我还有证明!”
    被人不断的否决,李商也急了起来。
    他来这里可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可不能被别人像看神经病一样,把他给轰出去。
    “昨天,对,就在昨天。
    大概是下午6点左右的时候。
    我梦到一个女人......”
    怕夜小柯多想,李商赶紧的解释了一句。
    “不是你们想的‘那种’!
    是那种看起来就不一样的,气质很独特。”
    “她神情自若的,如入无人之境般,在我们公司内部走来走去。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那是我除了那个怪物之外。
    第1次看到的同类!”
    “哦...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挑了下眉头,唐渊终于提起了兴趣。
    “昨天那个时间段。
    如果说有什么人去了吉尔公司。
    那么还真的就有一个。
    那就是——逆发结罗!”
    “她不止去了。
    还和吉尔公司里所在的恶灵,交锋了一番。
    虽然在一瞬间就被秒掉了,但也收集到了相当多的情报。
    如果眼前的这个李商没有撒谎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做梦看到了逆发结罗。”
    “呼......
    如果真是这样......”
    唐渊就要对李商这个人的价值,重新进行评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末日:我靠剧透拯救世界  我在盗墓世界开宝箱  黄泉渡亡人  小猫咪坏心眼可多着呢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诸天从茅山开始)  美漫大镖客  我的末世虫巢  宇宙大开荒时代  吾即是虫群